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58再翻旧账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邓的帽子纯黑色,额前一团大熊猫一样稀有罕见的英脏话,令人误会鸭舌帽的主人是个愤世嫉俗,企图以荷尔蒙与痤疮毁灭世界的青少年。  温玉咬着吸管好奇问:“周末不抽空陪家人聊天?邓sir,青春期的小朋友很难搞的,一句话不合,恨你一辈子呀——”ωωω.⑨⑨⑨xs.(m)  邓明宪神情肃然,看向温玉的目光凛冽似刀,身边的三治被他插上三五根尖细牙签,他牵一牵嘴角,努力克制。  “怎么,6显这几天去躲债,没精神管你?”  温玉撑着下颌,笑着说:“他天天在家读书发奋,要考经济系,拿诺贝尔奖。”  邓明宪面黑破功,温玉看着玻璃窗外熙熙攘攘人流,坦然道:“邓sir要跟我玩猜心游戏?有没有听过女人心海底针?你没胜算的。”  邓说:“阿坚被扔到警局门口,二十五岁,连英勇殉职都算不上。是6显,一枪爆头,碰——”他右手比出持枪姿势,食指对准太阳穴,老而浑浊的眼外凸,将视野所及通通锁死。  温玉垂下眼睑,“你不安排他做卧底,不就什么事也没有。”  “6显就是条疯狗,他自己不想,假设没有法治,黑社会一样没办法存活,你看对岸,政府想杀谁就杀谁,他游水回乡,立刻枪毙。开花弹,打得脑浆四溅,哈哈哈——”执着可好可坏,一不小心带着本心走火入魔,理智全无,这个时候,温玉毫不怀疑,邓明宪会抑制不住掏出枪来对民众施暴。  温玉说:“邓sir你好矛盾,一方面强调法治,一方面又羡慕对岸,能够为所欲为。你做警察二十年这些事情还没有经历够?sorry啊,我不是心理医师,没义务开解你。你来见我为的是什么,不如开门见山。”  “你帮我拿证据,我帮你找秦子山。”  一杯冻鸳鸯见底,段家豪还在对面街与售货小姐纠缠,温玉捏着习惯,低下头闷笑,无不嘲讽地说:“邓sir记错了,是你帮我找秦子山,我帮你拿证据。邓sir不到最后一步不会来找我,到现在,还要装模作样跟我谈条件?”  邓明宪迟疑,“要我信你,你总要先拿出诚意。”  然而温玉无所谓,现在不是陈货出仓,而是高价沽卖,她优势尽揽,何必着急,“你信不信不重要。邓sir赌不赌马的?枪响之前你就知道哪一匹下重注一定翻倍赚?大家都只是‘搏’咯,终点之前,没人知道结果,对谁都公平,你说是不是?”  从前他不屑一顾,如今苦苦恳求,哈,人世间的奥义都在一个“等”字上,当然,前提是你命长,耗得起。  “坐地起价。”邓明宪冷哼。  “邓sir见谅,黄金也有高低价,更何况风险交易。现在犹豫,下一秒又不同价,看涨。”  温玉想,邓明宪内心不晓得叫她去死多少回。表面上依然故作深沉,似乎他的年龄阅历会永恒帮助他,在后生仔面前支撑前辈、老人莫名的超然的优越感。  他最终带上鸭舌帽,留一张大棉胎在桌上,帽檐压得遮住半张脸,并没有多余的话留给她。  但默契,一拍即合。  等段家豪提着鞋子满头大汗地跑回来,温玉已经吃掉半碗云吞面,不知是不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她在邓明宪面前装腔作势老半天,终于得空回归自我,得以无顾忌地享受美食下肚的饱腹感。  段家豪从鞋盒里拿出一双白色平底鞋,少年纤薄而挺拔的身体弯折在餐桌下,几乎就要握住她发红的脚踝替她穿鞋。  温玉偏开双腿,确有几分尴尬,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来。”  但段家豪没自觉,仍旧半蹲在地,仰着头傻笑着望住她,“她们都说这个好看…………我说你脚好看,穿什么都好…………”  她伸手勾一勾脚背,忍不住咕哝,“傻仔——”  “阿玉,下周末你有没有时间?我们去看海狮…………”  “这周末还没有过完——”又数出三张钞来给他,但他推三推四不肯接,温玉只好威胁,“你不收,就再也没有下周末。”  段家豪这才低头,“我收我收,下周末…………有狮子座流星雨,
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