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阿姊阿妈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“阿玉…………”温妍仍俯趴胯*下,手上握着他未能登时起立的部件,眼睛看着的是温玉,装满腹委屈,以凄凉目光责备她的突然出现——真是不懂事,不会晚十分钟再来?等送入、颠簸,米已成炊再观赏。  温玉深呼吸,装出笑,回问道:“打扰到?”  温妍恋恋不舍离开鼻尖萦萦绕绕若有若无麝香气息,终于肯挺起胸站直身同温玉对话。她上了妆,红唇妖娆,眼底妩媚,显然筹备已久,只等今日。  “阿玉,不要介意…………”  “介意?怎么敢如此这般不大方。那个东西,阿姊喜欢用还是舔,都随高兴——”  只听前半句,温妍已放轻松,“就知道开明,阿妈说肥水不流外田,陆先生这样的不可能就一个,反正迟早他要拿钱去外面玩,不如来…………”她说话轻声细语,似乎是怕惊醒了正昏睡中的陆显,经过上一次赤*裸裸威胁,她对他多多少少有惧怕,但这惧怕并不足以抵抗她的飞蛾补火盛大斗志。  因为她爱他呀,爱他床上做*爱时的勇猛凶悍,爱他抽烟时的深沉莫测,爱他每一寸肌肉,每一根经脉,以及眼前壮大凶猛的“二弟”,噢,多么伟大而纯洁的爱。她甚至不求名不求利,不介意他有过多少女,现实又有多少床伴,只求能够陪他身边,日日看他一眼,当然,床上竞技翻云覆雨交换贴合会更好。  一切一切,以爱之名。  连莎士比亚都要从坟墓里爬出来,为她伟大的爱情写赞美诗。  只差要上来拖住她的手,“阿玉,一回,真心喜欢他。不然也做不到这一步,原本不是这样的,但他真的好hrmg,控制不了自己——”  上前来,似乎要同温玉交流心得,如何令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床上极尽快乐的心得。“知道他个d好大好劲爆,阿玉,怎么受得了?阿妈叫带润滑油,可还是好怕,看多一眼又兴奋,怎办才好…………”  腹内一阵反胃,温玉被眼前半裸女热切眼神激得要吐,她抽开手,语调冷下来,愤怒再也压制不住,游走爆发边缘,“自己要**不要带上,要交流床上经验,去跟三太讲,她可以讲足一千零一夜。”  走到床边,去拍陆显滚烫面颊,“醒醒——陆显——叫醒…………”  他这才迷迷糊糊睁开眼,望见是她,预备翻过身继续睡,但架不住温玉一下重过一下挥过来的掌心,烦躁地抓住她手腕,皱眉瞪眼,“搞什么?”  温玉面色泛白,方才阿姊没钱可装轻松冷漠,一见他,没预兆眼泪便连串滚落,没矜持,争先恐后泄露心事。  她甩开他,看向床尾的温妍,“家姐想同谈心。”  陆显坐起身,露出精壮胸膛,浅蓝色薄被恰恰遮过胯骨,深凹的鱼线、巧克力腹肌以及肚脐下细细碎碎蔓延开的毛发,一一尽展眼前,他低头时烦恼的叹息,抬首时的凌厉眼风,未有一件不性*感,温妍说他好hrmg,但他何止是hrmg一词可以形容,再多笔墨也写不出时下境况。  温妍于薄纱中穿出万种风情,立他对面,怯怯唤一声,“陆……陆先生…………”  陆显再去看温玉,她已然收起眼泪,漠然无言。她所固有的坚硬城防再次启动,所向披靡,无能敌。  这情形,发生过什么,他已然心知肚明,转而对温妍说:“老妈,明天九点之前搬出去。”  温妍听后焦急,不顾第三场,再次缠上他,一双莹白的腿似藤蔓缠紧了他劲瘦的腰,红艳双唇他眼前开阖,“别这样,别这样陆生——知道想的…………怕阿玉发火?没关系,她不介意,以后同阿玉一起伺候…………”突起的乳*房他胸膛上磨蹭,涂抹殷虹的指甲顺着平坦结实的小腹向下,她吐气如兰,一句句,拖他去堕落寻欢,“姊妹花,好劲——陆生不想吗?真的不想吗?”  她入了魔障,而他,大约也某一刻动过心,男最原始的**支配大脑,他眼前似乎能够看到从前同三流明星玩双飞时劲爆场景,只不过躺身下那个换成温玉——冰冷的漠视着他的温玉。  他一把推开她,因男的力道实大,温妍后背撞到床头柜再落地,火辣辣一片痛得厉害。  但她舔一舔嘴唇,索性放开来,再不必装,世间好并不差她一个。  “陆生,硬了。也想要的,何必再装?正好阿玉也…………”  转而看温玉,“阿玉,坦白讲,从小就命好,一样出来卖,看,只卖个要死不死的老家,钱到手立刻被追债,呢?勾一勾手指,就卖给陆生这样的男无处去的时候是阿姊收留,现阿姊无处去,就不能大方一点点?多分一份?阿妈说的嘛,有钱大家赚,姊妹间不分彼此。更何况真心喜欢他,拜托往日情分,让一让位…………”  温玉深呼吸再深呼吸,不知是愤怒亦或是伤心,于胸腹中翻腾不定,过许久,只得一句感慨,“从前不是这样…………”  “因从前没有尝过间冷暖,还有…………钱滋味。”  “已经被阿妈彻底教坏。”  “至少阿妈肯为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