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变与未变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回溯十七年短暂生,找不出任何一次如今日狼狈,心力交瘁。她曾秦子山一事上全身心信赖他,某一刻甚至将他当做救世的主,从天而降的英雄,无奈是旧时代编剧与新晋导演碰撞出的荒诞剧本,之前八十九分钟多少感肺腑罗曼史,都被最后一分钟揭开疮疤式的恶意嘲弄全然湮灭,如同一支快要烧到尽头的香烟,无预兆地被摁灭墙角,无声无息,淡淡余温已足够嘲讽全场观众。  走不出围城,亦逃不开迷局,画地为牢,她就要被困死如泡沫虚浮的幻象中。  “温小姐…………温小姐…………”或许关师爷还有一丝一毫的不忍心,敲击桌面,呼唤她回神,“请考虑清楚,陆生为温小姐应当比清楚,触怒他并不明智。”这一位大状着实称职,不但要同警方交涉,还要管老板家务事,从没见过哪一位“知名士”如此这般谈恋爱,拿一宗杀命案当求婚礼物,或许该称他“知名渣”更恰当。  温玉抚额,精疲力竭,“事实上仅仅刺他两刀…………”接下来她要说些什么不言自明,关师爷当即为她解惑,“当时有另一位与温小姐身形相似女士完成后续。”  她彻彻底底失去挣扎斗志,颓然间发觉,这是再滑稽不过一件事,她何德何能,敢劳动陆显如此处心积虑大费周章。  “好奇,们最终给了秦子山多少刀?”  “据鉴定报告显示,一共是十七刀,刀刀毙命。”  很好,以此展示行凶者欲置于死地之故意,她有一百张嘴,上千律师团,依然百口莫辩。  “秦子山尸体呢?”  “抱歉,温小姐,这一点无可奉告。”  最悲哀是什么,连恨都无力。他教会她生哲学,绝对权力面前,所有的小花招都是自作聪明、愚蠢无知,与秦子山搏斗时,躲藏床底时,他是如何看待她?笑她低能还是得意自己高招?  她只想喝完手中半冷的拿铁,可是咖啡厅门口已有非正常工作员驻守,一百八十公分彪形大汉,似两扇门,横她的渺小希望之前。  关师爷拿出时新移动电话,嗯嗯嗯,是是是,恭恭敬敬语气,不难猜出对方志必得姿态,指指点点,虚伪得令作呕。  关师爷提醒,“温小姐,司机已t3航站楼,不如尽早回去,陆生。”  温玉嗤笑,讥诮挂嘴角,“假设不肯配合,关先生是否选择非常手段?不怕报警求助?”  关师爷十分平静,长者姿态劝阻她的固执与倔强,“逃得过一时逃不过一世,无谓挣扎何必浪费时间。相信温小姐是聪明,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  “讲真的,宁愿去蹲班房也不要看见他样婚礼致辞,讲他与戚美珍一路风雨真爱难得。再持刀杀第二个,这次一定做足十七刀,再不劳烦们事后补足。”  她朝关师爷笑一笑,眼角弯弯藏一轮小月亮,一不小心就要被她骗过,以为一眨眼她已完成自修复,当没事发生。  不但同他笑,也赠给对桌刚下飞机喝一杯咖啡提神的商务男士花样笑容,小小梨涡似一颗南非钻,闪花眼,公事包被拿走要等过一段广告时间才发现,起身去追已经走到门口的小贼温玉。  做贼却无羞耻心,温玉扬眉撇嘴,气焰嚣张,完完全全暴发户作态,令周边惋惜,白白浪费一张动面庞。  关师爷怎样周旋也无用,事主气得脑充血,通知阿sir将眼前没家教窃贼抓进警局重新教育。  为她做笔录的警察先生刚入职,穿军绿色猎骑装,胸前对讲机忘了关,哔哔哔响个不停,最后长官听不下去,跑来按掉开关,责怪他,“烦不烦,又不是外巡,开什么对讲机。”  小警员唯唯诺诺,连忙说是是是,怎么就忘记了呢?  多半是惊诧于造物主之神奇,对面乖乖学生妹,居然大言不惭,“就是要偷,喜欢偷,想怎样?”真可怕,不知长大要成什么样,估计是杀放火都做尽再被监*禁终生的女变态。  另一桌,关师爷同事主道歉,与督查交涉,力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无奈温小姐不配合,一定要进一回拘留室,“不认识他,也没家长,不知自己姓什么,住哪里,哪一所学校读书,几年几月出生。阿sir有空就慢慢查,无所谓,等得起。”  关师爷满头汗,眼睁睁看她自暴自弃,破罐破摔,只差拿刀横胸前,要死要活。  长官的好脾气终于耗光,脚踩椅上拍桌瞪眼,“妹妹仔不要太嚣张,不讲实话不配合们,警方有权拘留四十八小时。”  温玉摊手,懒懒说:“要说什么?顶个肺咯,阿sir。”  由此阿sir决定,至少要留案底,关她四十八小时。  关师爷急着打电话上报,尽早摘清自己,再求大营救路线,但老板正办婚礼,敬酒笑闹敲锣打鼓吵得头疼脑热,一个字也听不清,只知道他说:“随她闹——”  而温玉已被带到拘留所。是否做贼也分淡季旺季,刚过九月,窃贼结伴去秋游,没时间犯案,拘留所十几间班房无占领,说句话空荡荡有回声,最适合拍惊悚片,不知何时身后就冒出一只冤鬼,一边爬一边说:“好冤,好冤哪…………”ωωω.⑨⑨⑨xs.(m)  走廊闪烁的顶灯掐灭她的无边无际幻想。  身边照旧是做笔录的小阿sir送她进班房,听她突然间发声,“劳烦,要求见o记邓明宪。”  太突兀,他的灵敏度不够用,“谁…………谁?”  “要见o记总督察邓sir邓明宪,他要办案,恰好有重要线索,问他想不想要。”  警察先生不信,“有没有搞错,以为警察局是家开,想见谁就见谁。”  温玉倒也不急,慢悠悠边走边说:“跟他说,suzi餐厅就别未见,请他来拘留所喝茶。他不来,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