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杀人罪证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应属仇见面,当然分外眼红。手机\端 一秒記住《》提\供精彩小說\閱讀  半封闭隔断雅座,诸位绅士不请自来,三尺地站十几位成年男女,令服务生以为有实时新闻上演,蔚为壮观。  为首的中年男带领下属雀占鸠巢,第一个落座,就陆显身边,扮作熟悉老友模样,望向对面仍穿着女高校服的温玉,感慨说:“妹妹仔,满十六岁没有,小小年纪跟住个渣,想把爹地妈咪气死?”  他不过信口开河,目的不温玉而陆显,温玉从善如流,配合地成为一道沉默风景线。  这位邓明宪,眼角皱纹浅藏,成熟世故却不失风度,四十岁上下正是男花开蒂落价值顶峰,同身边剑眉星目风华正茂的陆显相比,并不显逊色。  叫服务生加多一只杯,饮一杯日式清酒才开口,“大d哥,多日不见,天差地别,从前勤勤恳恳做秦四身边一条狗,如今居然掉转头咬主,搞死秦四两父子,自己当家,第一件吞掉新义连,要一展宏图。现是九万大佬,尖沙咀头名——”转过头对下属叮嘱,“们几个以后出门不要不长眼,见了d哥要懂礼貌,要喊,不然几时被斩死都不知道。不过d哥,做话事都不请们饮宴?,十几年老友,这一点情面都不给?”  陆显面上未见起伏,只不过捏住竹筷,不再多碰桌上粉红鲜活三鱼片。  扯一扯嘴角,勾起虚伪轻浮笑意,“小事情,不好劳动邓sir。怎么邓sir今天有闲情参加部门聚餐?记得代问候李君夏先生(注),祝他无病无灾,长命百岁。皇家警察他引领下,完完全全脱离皇家。”  真是太平盛世,o记总督察邓明宪也可同古惑仔坐同一桌举杯共饮,讲的都是让猜不中意欲之言辞,往来回转,似刀枪箭矢半空中交锋。  邓明宪说:“听讲d哥喜欢做枪械生意,们新成立‘guntm’(注),以后专职招待。”  陆显道:“邓sir,这个话不能乱讲,今年还要角逐‘好市民奖’,不要拖后腿。”  邓明宪拍着陆显肩膀,一阵大笑。  警察与罪犯玩虚与委蛇,实无聊。然而温玉身边,突然一落座,黑色夹克衫离她肩膀不过三十公分距离,大约是洗过许多次,原本硬挺的布料已泛白,出毛须,不懂照料生活,显然独居许久,不乎仪表。  不必招呼,他自己动手,捏住片鱼沾了芥末扔进嘴里,清白的脸憋得通红,享受着口腔与食道被芥末凌迟的滋味。  又看温玉,笑嘻嘻说:“小妹妹,喜欢古惑仔?”  不等温玉回答,已大声夸张表现,“有没有搞错,都追不到女朋友,古惑仔居然可以一个接一个换,一个靓过一个!社会不公,早说做警察没前途。”转头去问同事,“们讲是不是?”  同温玉小声嘀咕,“等跟古惑仔一拍两散,要换下家,不如找叫刘永强,阿强就好。三十万出不起,三千块就绰绰有余。最中意这样,柔柔弱弱弱不禁风…………”话到一半,眼前有刀锋闪过,一只竹筷握罪犯手中也可成杀利器,如不是他反应灵敏,即时躲避,那支筷就要从他左眼刺入,穿过大脑,刺穿颅骨,瞬时间血流成河。  等陆显将温玉拖到自己身边来,一群阿sir才记得去摸枪,慢过古惑仔十几拍,督查大感丢面,要拍桌发言,陆显已站起身,“看来是谈不拢,不如早散。”招招手,叫服务生来结账。  但临走,死对头邓明宪不忘放一支暗箭,喊住陆显,大声说:“大d,下个月结婚,记得送请帖来o记,们全员都等着喝喜酒。”离间成功,他心满意足去下一间港式海鲜楼用晚餐,警察赚一点点血汗钱,哪够这里吃一顿。  然而温玉的脸褪尽血色,有几缕魂,飘飘荡荡不知到了哪里,总之未能落地,无法回归现实。从餐厅门口到宾士车,短短一程路,陆显始终紧握她的手,她的冰冷对比着他的滚烫,他不敢放手,一分一秒都不可以,似乎一旦松手,便再也抓不住她。  车后座,封闭空间,陆显故作轻松,“想吃什么?下次找一个绝对遇不到差佬的店再补回来。”  未料到温玉会有胆量直面血淋淋际遇。  她深深望着他的眼,郑重地问:“下个月,计划跟谁结婚?作为家中陈列品,能否有知情权?”  “听着温玉。”没有错,就是这类眼神,男习惯于撒谎时犯错时流露出多年不见的爱与诚,其中温柔无声低诉,亲爱的,怎么能够不相信,仿佛全天下最委曲求全的是他,付出最多不求回报的也是他,好个伟大情圣,头顶光芒万丈。  “这场婚礼不过做戏而已,之间不会有任何改变。”  “知道了,祝新婚愉快,百年好合。”她垂下眼睑,以沉默,压制翻腾的苦楚,也许,大概,忍一忍便过去,之后谁记得今天,初秋夜晚,无声无息结束的对话。  “是戚美珍吗?”  “是——”再紧的拥抱都是徒然,猜不中的是彼此的心,比肥皂剧剧情更加曲折离奇。“温玉…………”  回望,她心中,一段暗自美丽的恋情辗转于年轻的无知无畏,最终戛然而止无疾而终,她无心去责怪,亦无心流连,最恰当的方式是任时光遗忘,隐去面容。  这注定是个不平凡不安定的秋天。  龙兴d哥风头正劲,结婚摆宴也要‘力压群雄笑傲江湖’,本埠黑道白道都肯赏脸,借这难得时机,结识风云物。  门口,收礼金的司仪忙忙得脚不沾地,后来改“查实”为“唱票”,将偌大个酒楼变成港交所,吵吵闹闹间,百千万入账。  大厅内,戚美珍穿旧式礼服,笑意盈盈招呼来客,从凌晨忙到正午,丝毫不觉累,听每说一句话都以阿嫂牵头,无比熨帖无比舒心,这大约是她一生中最风光得意时刻,只可惜新郎不配合,一张死脸,结个婚都仿佛岳父岳母欠钱不还,等他新婚时上门讨债。  但许多<
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