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不可不可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洗手间灯光朦胧,为彼此熟悉脸孔蒙一层神秘面纱,看不清,看不明,不远不近距离,恰到好处气氛,两*性之间,水到渠成。更何况左侧第三间响动异常,薄薄一层木门隔不断淫*声*浪*语,来不及找房间办事的男男女女,贴身贴面缠来卫生间,求一个速战速决。  被钉墙上的熟女半解衣衫,环紧了男的腰,引吭高歌,“用力,用力…………对……对…………噢……天哪……就是这样…………”  对方埋头苦干,撞得隔层一声接一声闷响,同时也撞碎女哀号呻*吟,断断续续,高高低低,正是高价催*情剂,催促围观者扔掉衣裤,跟随本欲。  做一番禽兽,未尝不可。  戚美珍同男打交道将近二十年,业务熟练,更擅察言观色审时度势。只需一眼,已足够知晓男心中响动。  琴弦拨动,乱音。  她伸出手,水蛇扭动身躯,环住他后颈,深红高跟鞋穿入他双脚之间,下半身贴近,胸腹却微微后仰,似是近,却又愈发远,不必触摸,眼神的牵连已足够。  愿游戏,刚刚开始。  “想这里?不介意…………”她勾一勾嘴角,最妩媚姿态,无往而不利。  陆显看着她,但笑不语。  戚美珍再接再厉,手心抚过男铁壁一般胸膛,徐徐向下,眼神追随**节奏,熟练撩起他身下旺盛生命力。  黑裤被顶起来,鼓胀勃发的一团。戚美珍顺着轮廓,来回抚摸,女要勾引男简单,拨一拨,蹭一蹭就完成。“想要何必忍?”  凑近来,妖艳红唇贴近喉结,“怎么?怕难交代?放心,不说,不说,谁知道?这一点气量还是有的,要哄新欢,只要名分。”  陆显好奇,“凭什么认为一定应?”  “堂叔死前如何交代转眼就忘?”  “交代什么?交代一对奸夫淫*妇要如何双宿双栖?”  戚美珍咬下唇,顶回他,“陆显,一条命,想两清,没那么容易。”  “翻旧帐威胁想死自己烧炭,还要借手?”  她退一步,仍有筹码,“不为这个,就当为的小hony咯!”  至此,他才肯抽空看一看她忍着泪的眼,却都是冷冰冰没感情目光,如同差佬闻讯一般审慎,紧盯她,不放过一分一毫变化,忽然间抬手掐住她两腮,拇指陷入涂满油脂的皮肤,扭曲一张明艳面孔,观赏她挣扎愤怒,却毫不动容。  继而大笑,松开手,莫名其妙。  “还不走?”  戚美珍揉着痛处,斜眼瞟他胯*下依然勃发膨胀的凶器,依然媚笑,“来的都是客,d哥这个样子,怎么好转身走,怠慢贵客。”  谁想陆显歪嘴笑,言语露骨,“不走,是要站男厕所看‘打飞机’?”  路过第三间时猛踹隔门,“顶个肺啊,不会小声点!”  惊得无辜路一刹那缴械投降,真是无妄之灾。  时光前行,镜头调转。  假设没有西江那一段似有似无却又千金难得的情,大约陆显与温玉能够做一对契合伴侣,男风华正茂,形体与相貌万里挑一,床上表现亦惊,等一万年也等不来如此完美金主,最重要大方大器,大笔一挥留五百万支票放床头,似理所应当,不必道谢。  而温玉,她冷静,自持,不敢轻易碰真情,做这一行兴许适合不过。  从不同角度观察,她又有致命弱点,倔强骄傲,固步自封。  这日清晨她醒来,身旁一只枕已凉透,钟表声哒哒哒敲击时间,突然间想起,那座建于七零年初的旧别墅里,曾经同秦四爷谈未来,他穿得轻松舒适,靠着安乐椅问她,将来如何打算。  她说过什么?依稀是想念医学,毕业后做医生开诊所。尔后嫁一名短发、白衬衫温柔男子,日日清晨,为他系上领带,挑选颜色,再做中西合璧早餐,厨房忙到脚不沾地,还要偷偷看餐厅里,丈夫同孩子们玩乐。  同本埠千千万女相似,安安稳稳,渡过波澜不惊六十年。  然而她想要拥有的安乐生,却因一次偏离的际遇全线崩塌。ωωω.⑨⑨⑨xs.(m)  陆显,陆显。  自始至终,他以游戏心态,看待她内心中为他而起的地动山摇,乾坤倒置。一面同佯装戒毒,一面找拆家入货,她于绝望之中,祈求今后一刀两断再不往来,他却当她矫情赌气,一笑置之。  温玉曾设想过也许某一天她会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,或是失学失恃被大太低价出售,但独缺曾经发生的现实——毫无防备的睡梦中,她被满身鲜血手刃仇的路线当做妓*女一样使用,去填补他杀过后依然澎湃激昂的神经。  曾经,他出现空荡荡旧楼里,将她带出错手杀的恐惧,那一刻她对陆显,亦有过全身心地信任与感激。  然而他一步步紧逼,要用温妍、尤美贤、秦子山
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