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相同际遇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哭也要消耗体能,身体水分急速流失,需要一顿丰盛晚餐补充体力,等待餐后恶战。  酒足饭饱,尤美贤论调不变,依旧是“应当”“必须”因“拿钱轻而易举”,而桌上两位宿仇一般的母女间“血浓于水,不能不帮”,反反复复,无限重复,听的耳膜起茧,腹中反胃。  没胃口,温玉快到生理期,神经紧张,处爆发边缘,压抑着突突跳动太阳穴,维持冷静,问:“只是欠赌债这样简单?”  尤美贤眼神温玉同温妍之间徘徊,大约丢不开面,支支吾吾不肯正面回答。  温玉索性摊手,“不说,只好袖手旁观。”  尤美贤同温妍交换眼神,下决心,打开天窗说亮话,但自始至终,温玉被排除外。“詹姆士资金周转不灵,买多一间屋,资不抵债,再不还款银行就要来收房。”  “詹姆士?记得是查理。”温玉疑惑,片刻了悟,三太已算职业女性,开朗豁达,东家不做做西家,总有一份薪水领。  “查理将介绍给他的朋友,詹姆士做出入口贸易,原本风生水起,前途大好…………”谁说鬼佬开通,迷信起来比中国更疯狂,生意落入滑铁卢,就只会家酗酒,骂她扫把星带衰,害惨他,天知道死鬼佬从哪里学来“扫把星”三个字,叽叽咕咕声调降调分不清,真是烦,“楼市攀升,大家都去买楼花,等升值抛售,九七好套现移民。”  温玉忍不住说:“的楼卖的楼卖再买回的楼,再买回的楼,全港发疯,经济大涨,但最后那间屋要如何脱手?”  尤美贤辩驳,“家都讲是‘上车最后机会’,三千一尺,疯狂抢购,总不能落后。”最重要是诸位师奶碰面,开口闭口买楼卖楼,基金股票,她的虚荣心不允许她落一步。  “究竟欠多少?”  这时,尤美贤才略有迟疑,“基金沽空,股票见底,楼也供不起,里里外外相加,不下四五百万。”  温妍此时倒是十分豁达,安慰母亲,“还好还好,并不算多。”  尤美贤连忙说:“是是是,就说,这一笔款不算什么,们如今发达,还差这一点?”又转过头同温玉讲,“知道一直当是仇,但也不要忘了,是谁将养大,十七年花销,加加减减也都不止这个数。”  温玉接过话来,进一步问:“照说,还这一次,之间就算两清?”  两清?尤美贤怎么肯这个时间段同她两清,她看见金山金山前,又要打亲情牌,“怎么未教过常怀感恩之心,感谢父母生恩养恩的吗?不知学校怎么教,把教成这个样。”  “阿姊,那笔款不可以乱动,免得又给对方律师机会,多加一条恶意逃脱。”温玉起身,预备回房间躲一阵,“们慢慢吃——”  “那究竟帮还是不帮,给句话呀…………”  走得远远还听得见尤美贤撇嘴抱怨,“当自己多高贵,还不是给走这条路…………”  温玉只敢关门时用全力,轰然一声,隔绝所有斩不断的恩与怨。  深夜,手边的拉佛格威士忌半瓶空,她才等来陆显,带一身烟酒香水味,给她一个夜色浮荡后的拥抱。  温玉喝过酒,醉与醒之间,眼迷离,傻笑着望住他,“好浓的香水味,陆生,从哪个温柔乡里回来,午夜就走,她舍得放?”  “她?哪个她?谁又许喝酒,醉成这样,不回来,预备吹一夜冷风,明早叫白车送急诊?”  陆显脱掉上衣,再抢走她手中空荡荡酒杯,笑着问,“又有什么伤心事,值得温小姐一醉方休?”  “伤心?”这小醉鬼酒后放肆,贴近来将男五官当艺术品研究,“像这种没感情的冷血动物,有什么资格伤心。不过就是失手杀*,逃罪,被强*奸,拘禁,再被妈咪逼着去做妓*女,想方设法从嫖*客身上捞钱。她们从来都不喜欢知道,知道的…………谁叫生来带衰呢,福仔被害成智障、又因走失生死未仆,阿妈被拖累,到现还无着落,要来家门口骂讨债。爹地从前是船王啊…………等一出生,全家完蛋。陆生,是不是应该自毁灭,才能避免九九年类灭亡?”  陆显听着,既心酸又好笑,伸手扶住她颤抖的双肩,带她入怀。  “就够,谁管他们死活。”  温玉抬头将他仰望,流过泪的双眸亮晶晶,惹怜。  “陆生,这样逼,真当是无敌女超。不怕撑不下去,躲浴室里割腕自杀么?”999更新最快 电脑端:s:///  继而自问自答,“当然,怕什么,的床有千万候补,死一个不识抬举的温玉算什么,第二天依旧追女仔开prty,过的风流生。”  “哦?原来温小姐如此自谦。不知自己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