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渔翁收网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无意义的事从不着手,无意义的话从不出口,陆显切实实践这真理。  未出三天,温妍便收到律师信,秦赟秦四爷生前欠下巨额债务到期未还,如今债主联合,向无偿受赠追讨三千四百五十万债款。  温妍成长至二十二岁,未尝与路吵嘴,更何况要对薄公堂,承受对方律师层层盘问,言语凌迟。想一想那场景,法官穿红袍,顶住个大假发,冰冷寡言,律师着黑衣,舌灿莲花,步步为营。旁听席小报记者拿纸笔,热切仰望今日花边新闻,写完三百字通稿,当即一千五百块薪资入账,管原告被告,是赢是输。  社会版小小边框,她会被写成拜金女或是黑寡妇?都不要紧,最可悲是财两空,负资产回起点,被看低被笑。  难道要再去写字楼求一份工,忍受主管更年期的刻薄多变?  多少不甘心都此,未有足够勇气同自己说一句,不要紧,从头来,勾男未必一击即中,先广撒网,才能精益求精。  温玉拍她肩膀,悉心安慰,“等去联系律师,细节还未讨论,谁也不能下定论。”  温妍望住细妹,握住她的手,如同抓住救生圈,全部希望通通下注,狂热地令恐惧。  “阿玉,阿玉,去求陆生,求他帮帮不能没有这些钱,败诉还款,一无所有,还不如烧炭自杀。”999更新最快 电脑端:s:///  真是奇怪,明明最惜命不过的,却要开口闭口将自杀放嘴边,就怕身边不知道她精通自杀这一高等技能。要大声喊,“喂,警告有权利烧炭死!”  “不去烧饭就死——”  “什么?纯水卖十块?不降价就死。”  有没有意义?  这一时,陆显书房开圆桌会议,听汇报,颇具气势。  顾少掸一掸烟灰,靠着椅背说:“四个大佬一个比一个难搞,火牛是孤寒佬,紧盯三毛五毛利,要抬价,九块一颗的糖丸卖到十三十四。肥关老糊涂白日发梦,居然喊分账,还有个双番东,食炸药长大,斩死德安又同新义连开战,要代表们龙兴吞掉新义连,独霸尖沙咀,让说,干脆叫他去选港督啦,日日满街喊口号。”  “让他们吵,也不过横行一两年。肥关还想两年后,推他细佬出来选?白痴,都无脑?未选上时当然主张搞民主,到做话事,谁喊民主谁要反,造反还不死?”陆显叼着烟,四方四证一张檀木椅,他坐得歪歪斜斜,将装潢典雅书房变作歌舞升平夜总会,写的是底层法则,即是——既无法也无天。  “鹏翔如何?还逃?”  从前德安同鹏翔紧跟秦四爷,如今大树都被铲去根茎,枝枝叶叶怎会有活路,德安死双番东手下,鹏翔无音讯,不必问,只会一个比一个惨。  一间屋五个男,一一支烟,若浓雾袭城,看不清彼此变幻莫测脸孔。  书房烟雾报警器一定是被陆显封死,不然怎会迟钝到这个程度。  依然是顾少答话,“双番东立志要找到他,传出话,他要抓鹏翔家中大肚婆,逼他现身。”  陆显道:“双番东最热心杀,一动手要对方全家性命。”  顾少嗤笑道:“冚家铲三个字怎么来?(注)规矩不就这样,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也有同双番东一样,杀为乐啦。”看陆显神情,斟酌着出声劝,“喂,d哥不是吧,这个时候心软?巴不得有双番东扫尾,省事省时。再说双番东神经病的,d哥刚上位,没必要沾他的事。”  陆显舒朗眉心,转轻松话题,“怎样,们几个都还好?钱够不够,不够只管开口,贴给们。”  汕尾仔第一个讲,“钱多得花不完,好像做梦——”  大平说:“不是发梦啦,早说跟住d哥,要金山银山都有。”  三五句调侃,为凸显此处兄弟与别处不同,更发出邀约,描绘未来宏伟蓝图,末尾陆显作结,“好好做,放胆做,万事有们。”  他应当去评杰出领导,优秀雇主,年底政府登报表彰。  几出门时,温玉已客厅等过一杯茶时间,顾少眉目清秀,带副眼睛书生相,大平头顶天花板,超过一百九十公分,汕尾仔瘦兮兮身无四两肉,富生皮肤黝黑,夜晚隐形。一个个异常知礼,远远点头喊阿嫂,一声接一声,最大效用是令陆显阴转晴,捡到机会得意。  等散,温玉径直入正题,“有上门要债,要阿姊还三千万巨款。猜陆生早收到通知?”  陆显避开她最后问题,反而说:“早说不义之财难长久,记得劝她看开,财去安乐。”  “以为捞偏门,做最多是的不义之财却仿佛很安稳?”  “行侠仗义除暴安良,有关二爷照看。”说完,他自己都笑出声。  温玉去看墙上挂钟,圆盘面,时时刻刻奔走,提醒生就一分一秒钟溜走。  她放软语气,“秦四爷已死,陆生,何不高抬贵手,得饶处且饶。”  陆显仍装不知情,“爱莫能助,并不是债主。”  皮包握手中,她须得忍耐再忍耐,才能忍住砸他头的冲动,转而负气,“对,没理由帮忙!感谢陆生容留们两姊妹,供吃供用,零房租,才是本港第一大善。”  “多谢多谢,温小姐过奖。”言辞交锋,他历尽千难万险,扳回一城。  温玉转过身,往大门走。  “去哪?”陆显
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