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终于等到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妄想妄念,美梦成真,陆显这一世起起伏伏生生死死,无一比得上这一刻心满意足,不,是心满意足的一瞬,奢求奢望的一生,**与**叠加,永远追寻摸索,永不知足。  致命毒品未见得如此上瘾,难耐她是温玉,千百次,泛黄记忆中,她逼仄暗巷,低头垂目,他掌心一笔一划写三水旁的温,软玉温香的玉,圆润指尖滑过交错掌纹,从此弥足深陷不得往生。  逃不过,注定劫数,灭顶之灾,是他的,亦落她肩上。  迷离夜色中,暖风吹拂下,皮肤相贴,紧紧,他是一把烧的火,她是一块冰冷的玉,他几时能够将她沁凉的外皮温暖,要靠‘火舌’,一寸寸舔过,轻咬,啃食,吮吸,无尽无期。  他带来的,她感受的,这密密实实,温热湿润的痛,从脖颈到锁骨,再经过半裸肩头,终于抵达,他心心念念嫣红娇媚ru尖。  他望住她的眼,深深,带着挑衅与得意,猫逗老鼠的姿态,一口咬住她胸前战战兢兢惹怜的小小娇红,上下牙齿间厮磨,恶意拉扯,即便如此,眼神仍不肯放过她,从着手到施行,他低着头,却抬着眼,锁住她皎洁面庞中每一丝细微触动。  他心底轻笑,他可爱的不认输的小猎物。  双唇游走她耳边,嗓音沙哑,性感至极,“小阿玉,中意暴力直接,还是慢吞吞等自己来?选,包满意,说好不好?嗯——”漫长尾音,刻意上扬,于她耳侧环绕,切切实实衣冠禽兽,无耻下流,不等受访者答话,已上下其手,揉搓一双饱满滑腻的ru,细细把玩,狠狠弹捏,拧转她的红,吞咽一片雪。对待曾经的恩,也不肯讲半分情面。  温玉挣扎,细长的腿乱蹬,踹他胸口、小腹,难得放肆一回,三招之内即被压制,他精神亢奋,荷尔蒙飙升,撕开她身上松松垮垮睡裙,将她双手绑床头,动作娴熟,干净利落,一看就知,做惯生猪宰杀,放血冲水这一行。  勾一勾嘴角,“看来的阿玉中意粗暴,放心,一定让满意。”他跪她两腿之间,月光落身后,凸显他的脸,魔鬼一般渗透着嗜血的光,也是魔鬼一样迷的外表,天神杰出之作。  陆显的眼睛未曾从她身体上挪开,他开始脱衣,夹克衫、灰t恤,健美先生的体格,迸发的肌肉,劲瘦的线条,厚实背脊,收紧于后腰,巧克力腹肌一块块整齐铺开,凸起与凹陷,泾渭分明,肚脐下由浅至深的毛发一路向下,延伸展开,直至银色皮带扣——可恶,居然被三百五十块皮带扣斩断遐思,观众要喊“回水回水”(注),电影不好看,没爆点,浪费时间。  嘘——无需着急,好戏还未真正开始。  千呼万唤,翘首以盼。  他歪嘴笑,抽开皮带,扯松了深蓝色牛仔裤,寂寂无声的夜里,一双男女屏住呼吸,沉默对峙,无形中拔高拉链摩擦声,向下,向下…………天,台下师奶都站起身探出头,等雄鹰出击,震撼世。  她只看到蓝色四角裤,紧紧包裹一团胀大的凸起的异物,等陆显蹬掉牛仔裤,她第一反应是抬脚踹他子孙根,不多想一分,陆显实战中成就一代宗师,她根本近不得他身,半途就被握住脚踝,一分一提,她待宰羔羊、砧板鱼肉,脆弱与柔软他身前,暴露无遗。  绝对强势面前,温玉有多少小聪明都不够用,焦急紧迫,冷汗森森,“陆显,不能这样对——”999更新最快 手机端:s://  他胯*下凶兽,蓄势待发。欺上前来,隔着薄薄一层布,撞她的娇软芬芳,一时停,一时继,不轻不重,玩乐姿态,“不许这样…………”  “还是这样?”手指藏奸,抚过那两片属于少女的粉嫩旖旎的唇,挑动撩拨,一层层分开,似尽心竭力,重叠山径中寻找宝藏,迂回曲折,反折回望,得满手温暖而浅香甘露,夜色中晶莹透亮,映照着她的羞愤难当,愈加恶劣的涂抹她胸前,“怎不说话?不是最鬼马,口齿伶俐,一句话可以气得心脏病发。”  她咬牙,“去死,陆显去死!”  陆显的回答理所当然,却也恶劣之际,“不能死,还没有搞到怎能死?要死也等进去过再说。”  “敢做,一定杀了。”天生媚骨,一句威胁更似一句勾引,酸酸甜甜,唇齿留香。  陆显轻笑,不过心,“好啊,不如个西杀死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