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毒品替代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动物大都知道自身寿数,这似乎成为本能,秦四爷纵横黑道十余年,亦能领会其中“天命”,乃弱肉强食,优胜劣汰最极致凸显,输就是输,没理由,没退路。  多少的鲜血铺陈,仍有前仆后继费尽心思踏上这条不归路,秦四爷之后是陆显,陆显之后又是谁?  盛夏某一日,虫鸣伴晚风,秦四爷同温妍交代后续事宜,温妍小腹微凸,一面听一面哭,哭命运也哭她自己,接下来该何去何从,带个拖油瓶,世上哪有男肯接收,钱总有花光的一日,她靠什么活?  悲从中来,眼泪越来越真切。  秦四爷分割财产,他万贯家财到最后无收,但愿子山能够平安归来,不求东山再起,但求平平安安一生,未想却也成奢望。  黄泉催命,讨债上路,陆显同肥关一行前来追债,一本旧账砸秦四爷眼前,意图、本心,昭然若揭。  再多开一盏灯,书房一片惨淡的光,竖排字玻璃柜后飘荡,世界名著都当摆设,老旧时光里静静等落灰。  秦四爷饮一回茶,长叹后开口,“早知道们要来,茶沏好,东西也准备足。阿妍还小,不懂事,什么都不知道,几位叔叔伯伯网开一面,让她今晚登机飞去加拿大吧。”999更新最快 手机端:s://  温妍一旁哀声低泣,之前风风光光多得意,眼下要瑟瑟发抖等判决,世无常无不此,喊一声四叔,祈求最后庇护。  可惜四叔自身难保,有心无力。  露水情缘,春风一度,不见得真,亦未见得假,最终只余一声叹息。  “走吧……再哭,误机,更误事…………”  她擦一擦眼泪,哽咽说:“四叔,不管其他如何想,一生记得的好。”  秦四爷低头,摆摆手,并不去看她,没勇气没胆量,把握生命最后一簇烛火,“走吧…………走…………”  一声叹,再一声叹,他迈出第一步,就早应当有此自觉,富贵名利路,没有“一做事一当”这规矩,一旦输,就要被斩草除根,赔上全家。  越老越没有胆色,更贪恋世,奢望一辈子安安稳稳活下去,忘记是谁,黑社会古惑仔,哪有寿终正寝结果。  一段苦情戏终于散场,肥关落座,两百磅肥肉满档的身体塞满红木椅,开门见山,“秦四,不是不讲情面,做话事,私底下偷走龙兴三分利,到今天这本账不能不算。”  秦四爷抬眼,望陆显,“收留,未想到为自己埋一枚定时炸弹,处心积虑要除掉。这本账没有一份功?现拿出来,要撇清自己,还是要断后路?”  陆显他逼视下坦然自若,没有羞耻心可谈,他入座,饮茶,平平常常不挂心。  “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四爷吩咐洗钱造假账的时候就该想到有今天。”  “好好好,到头来还需被一条家养的狗教训。”老家气急攻心,面部神经不受控,嘴角抽出,面颊扭曲,捧住一本旧账细看,气虚胸闷,“早留一手,等今日将一军。阿显,是低估。”  门外,出行的温妍被顾少拦住,捂住嘴,车厢密闭,无处可逃。  室内,陆显倒一杯茶,亲自送到秦四爷手里,半途被他打翻,滚烫茶水泼手背,他却似无知觉,平心静气开口,“四爷,讲实话,原本打算给们秦家做牛做马一世,四爷嫌脏不想做的,怕惹事要撇清的事情都由去做,任劳任怨没多话。但话,死过一回,害兄弟白白送命,今日不为自己,为他们,有仇不报非君子,救过一命,一命,现要为兄弟报仇,四爷,来生再会。”  肥关慢悠悠饮茶,“帮会的钱,该还的一分不能少。”  “子山还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