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成功成仁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男的理想抱负,说出口,无一不是壮丽远大、光面堂皇,背后多少卑鄙龌龊心事,都被一个凭空捏造、锦绣天堂一般的美好未来掩饰遮盖。  他只需轻飘飘说一句,这一切都是为、为们的将来努力,亲爱的,请理解。  可是拜托,谁要跟有将来?她放开手,背过身,她的未来无限可能。  何至于被困死他铺张的羽翼下,没有自没有生。  但眼下,温玉对遥远未来一无所知,有眉之急,紧迫危险,没多余时间设想三天之后是否海水倒灌、地球毁灭。  她需要直接的拥抱,坚实的臂膀,现实的灼烫体温。一个高壮男,并不限于谁,抱紧她亲吻她,告知她一切罪恶与绝望都终将被时间冲散,一如现,她被洗净、治愈,穿一件属于男的宽大白衬衫,下摆恰恰遮过腿根,圆翘的臀形隐隐约约眼前摆荡,最难抵御半遮半掩风情,不经意间致命。  天擦黑,夕阳未灭,巨大落地窗引来晚风入境,吹起鬓边微湿的长发,斜阳最后一丝光落她脚下,亲吻一双赤*裸的玉雕的足。  他手中香烟烧到尽头,火花烫手,飞进《玉*女*心经》《十大酷刑》的那颗心才被火灼召回现实,没办法,男遇到女,九成九想同一件事——最好说话吵架复合都床上解决,他只需埋头苦干,她再多花也说不出口,只能哭哭啼啼求他高抬贵手。  同她床上…………光是想一想都热血沸腾不能自抑,更何况她眼角唇边,大腿内侧一片片暧昧伤痕,他再想下去,才是真真正正禽兽不如。  陆显咽一咽唾液,喉结鼓动——叼老母,还要等到什么时候?他是易易爆品,温度升高,下一秒就要自爆。  但她瘦小易碎的身体依过来,手臂环住他脖颈,带着淡淡沐浴香。对他,前所未有的依赖,他内心深处随同他的*童贞一齐消失的良心与性发神经回归,催使他,陆生陆生,做一回正君子如何?  “陆生…………”她靠着他,全身心依靠,“秦子山究竟是死是活?”  “没音讯,没知道他哪,警察同社团都同他一起消失,秦四爷多多少少起疑。”  温玉后怕,“照们社团规矩,被抓住,是不是要被分尸喂狗?”  她一本正经,他反而失笑,“最多拿填海喂鱼,或者卖身还债,分尸?们雇不起专业士。”  温玉道:“去自首,强*奸时正当防卫,杀死他都不为过。”  陆显说:“活要见死要见尸,秦子山下落不明,贸然认罪,不怕中套?法官放过,秦四爷绝不会手软。要死,一千种方法,一个比一个血腥,阿玉,不愿意听的。”  “?”  “讲事实。话,暂时住这里避风头,等水落石出,尘埃落定,再给请三百律师团,打全港最贵刑事案,万一输,大不了作一份假护照飞温哥华,不过,先给生一儿一女再走。”男说谎是天性,讨好女信手捏来,只要他肯用心,三两句话已足够打动一颗心,更何况是她惊惧犹疑漂泊无依的时刻。  温玉虽有疑虑,却未尝多想,她感激他的雪中送炭,慷慨救助,看他锋芒毕露眉与眼,都多几分顺眼。是恰到好处的男味,而不是令反感的霸道嚣张。  敲门声响,陆显起身,顺手抱她上床,“会有照看,想要什么都指派他们去买。”低头亲吻她前额,“好好休息,等回来。”无法掩藏的温柔,这大约是他们相识以来最美好片段,符合男与女交往“正常”范畴。  他不知何时偷偷摸摸买一座豪华别墅,傍山临海,只不过是“阿尔卑斯山”“波罗的海”,雕琢精美造价高昂的工产物,开发商连同广告公司告知市民,这里拥有真正欧罗巴风情,北欧童话,值得诸位先生太太花三十万一尺抢购,不知吸引多少陆显这一类不晓得挪威欧洲还是北美洲的暴发户。  没读过书很丢?读书才丢,读完书才懂,这二十几年浪费时间,不如辍学,留着学费投资,利滚利,二十三就是千万富翁入住浅水湾。  温玉这座金屋与世隔绝十七天,门外却有翻云覆雨变化,昼夜不同。  双番东老母七十大寿,庆南园酒楼开一百九十九桌大宴宾客。老阿婆穿民国旧服装,头发梳的光亮,三十六颗牙只剩一半,握着龙头拐杖台上教子,骂双番东不学好,从小出来混,偷鸡摸狗打家劫舍,没阴功,迟早出事,不如趁今天收山,“们一个个最喜欢讲,出来混,迟早要还,自己还不起,要拿子子孙孙的命抵债。”  双番东一拍桌站起身,“收山?还没赚够,收什么收,收惊吧。阿妈,不是不敬长辈,不过如果当初不是做古惑仔,哪有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