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杀人如麻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温玉最擅长是为自己设限,条条框框,红笔写禁止事项,绝不越雷池一步。  但谁能告知她真相,她需犯多少致命错误才能手握命,面对小床上血流不止面色惊恐的秦子山。  作为守法公民,她或许应当报警等待援助。  时间未因她的焦灼恐惧而放缓脚步,秦子山腕上金闪闪劳力士滴答滴答为她的心跳默数,三十秒或者三分钟,决断的出生只一念之间。  她几乎是房间内奔跑,撩开薄薄窗帘,老旧的推窗锈迹斑斑,锁片于此夜被腐蚀成分不开的彼此,她用尽全力想要拉开栓,带动一整扇小窗都她的急迫与绝望中颤抖,只是开奖同开窗一样,有两块五换十年巨奖,有倾尽家财换满屋废纸,哪一件都要讲时运。  一半可能,她一身狼狈,死于今夜。  但温玉,是野草藤蔓一样的坚韧不屈,不认输是她的生存本能。  哭?哭有什么用?除非眼泪能变化学品,溶解纹丝不动的插销。  血、汗水、眼泪揉杂紧迫逼的分分秒秒中,她一只手推窗框,一只手拉动窗栓,斑驳的金属划破手心,血液涌出,空气中浮动着铁锈与鲜血纠缠的气息,肉*体的疼痛被疯狂的心跳声掩盖,恳求上帝多给一次机会,赐予她逃生之路。  门外,光头佬输光家底,行狭长无光的走廊中,考虑下半月该从何处捞钱,杀放火高风险,不如去求太子哥,手指缝里漏一分,足够他逍遥一时。  不知他进行到哪一步,没理由隔一张门,安静得如同上中学历史课。  还是太子哥又玩新花样,要闷声封口慢慢来。  仁慈的上帝,万能的主,若能逃此一劫,她愿意青灯古佛剃头出家。  不过上帝与主几时照看过佛教徒?  绝望时豁然开朗,窗被猛地推开,一丝丝凉风扑面而来,如同将要窒息的得一口*活命的氧气,她深呼吸,似重获新生。  但上前一步,没预兆,急转直下。  三楼,至少五米高,谁等待,等待她是否有勇气不顾一切向下跳。  即便跳下去又如何,断腿伤残,走不出这条街。  最难耐是此刻,光头佬终于忍不住敲门,“咚咚咚——”商家逐利,降低成本,一张廉价木门薄得像纸,只能遮丑,不能回护。  “太子哥,玩什么呀,都没声响的。”  得不到回应,他继续敲,急促剪短,一声重过一声,写他情绪变化,疑心丛生。  “太子哥,太子哥,一句,不然出事不好交代…………”  敲门声似催命符,一声声敲打温玉心口,此时出声演戏更可疑,转过头去看脚下深渊,晦暗灯光下,甚至不知巷道中堆放多少废弃玻璃渣,正等着摧毁下落的脚踝。跳还是不跳,几成几率活着走出这条街,谁提供神奇公式演算几率。  “太子哥?再不出声撞门了——”  只一脚,门锁便被踹得飞出,砸褐色玻璃茶几上,哗啦啦一声巨响,陪酒小姐猜,呀,又是哪个醉鬼闹事。  光头佬只看见秦子山一个孤零零躺血泊中,唯一的一扇窗被强行推开,浅黄色窗帘随风飘,同他招手,来来来,这边风景独好。  窗下软椅以及窗台上留着染血的脚印还原罪案,长度不超过他手掌,女的脚,显而易见。  光头佬识轻重,懂得第一时间扑向他衣食父母,只不过秦子山两眼发直没生机,眼看就要断气,古惑仔这个时候也要懂得报警ll白车求助,顺便喊门外同事都来,看老板将死未死衰样。  未见到帮手,却等来匪徒,冲进门只问三句话,“呢?”  “谁?”  “被抓来的学生妹。”  光头佬指窗外,“跳楼跑路。”  “还有谁进来过?”  “没第一个,进来就看见太子哥被捅,真的不关事——”  子弹射出,被消音器闷死,瞬间寂灭。  剩下的,一绕过床,探出头去看窗外风景,啧啧啧感叹,“这女仔是一条生猛海鲜,吃伟哥长大的吗?跳楼都不多想,捅完立刻跳,没一秒犹豫,豹哥,狠不过学生妹。”  那位豹哥穿黑色耐克鞋,站床头,翻一翻秦子山眼皮,说:“乡下仔,过来帮帮忙。”扛起重伤昏迷的秦子山不知要去何处。  温玉蜷缩床底,默默倒数,回童年玩怀旧游戏,一二三,木头,不会讲话不会动。  所有恐惧与罪恶终将褪色,她不害怕,一点也不。  他就隔壁房间,一字不落听完全场。999首发    乡下仔放下秦子山,一进门先挨一耳光,他低声吼,“不见了不会去追,她敢跳楼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