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命运波折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等秦四爷与温妍回卧室,关门,继续谈风花雪月生哲学,黑暗中,陆显的喘息越发沉重,忽然间银光闪过,他拿出一支迷军刀送到温玉手中,“这一把快过手术刀,割肉削骨没问题,拿着玩,自己小心,必要时出手,一刀割断喉。”  温玉捏住刀柄,寒光反射她侧脸,一刚一柔,一生一死变换,“刀,万一失手杀怎么办?”  “那就顶啦,阿嫂,死都行,更何况坐几年牢。”  “是吗?没想到陆生也会油嘴滑舌哄女,好难得…………”温玉忍不住笑,或冷漠或淡薄,无知,但她够胆大,拿刀背缓缓划过他下唇,他呼吸间温热气息被刀锋冷却,凝成了雾,附着她的利刃之上。  眼与眼的纠缠,男与女的交锋,这猜心游戏一日劲过一日,但愿每一次都如此新鲜刺激,永不知谜底,永不感厌倦。  噤声——倒数,三二一,他忍到极限,握住她持刀的手,压倒冷墙上,赠她激狂凶悍的吻,他的舌突进、深入,掠夺她的坚固城防,深深,逼得窒息的纠缠,于黑暗中难解难分。  “温玉,跟讲过的话,每一句都记得。”  “快去找ndyl买一杯忘情水。”  他笑,笑着说:“很快,很快就来。”  是否一段感情中,最先动心的一定输,至今无定论,华山论剑,高手过招,也需三天三夜大战才知结果。即便欧阳锋爱上王重阳,王重阳又中意洪七公,吹笛的黄药师秉持独身主义,要开战,新仇旧恨相加,只会翻倍的活。  温玉未料到的是,生活越来越精彩,doubl再doubl,正是老天决心要玩死的那一类精彩。  六姐温妍开开心心从医院回来,温玉以为她去做健康检查,谁知她语出惊,“阿玉,医生说怀孕,八周半,好小一只,藏肚子里不知是男是女。”  温玉手中一勺香草冰淇淋被时间点穴,拍八点档武侠片,一动不动。  全天下只剩温妍一个幸福快乐,对美好未来充满想象。十月怀胎换千万身家,突然间的生命是金光闪闪黄金雕塑,24k金纯度九十九,切割开,她的一分一秒都价值连城,等肚子里钞票滚滚宝贝仔呱呱落地,她依然自由自享受生活,打麻将、夜蒲、血拼,生活没改变,更不必受这小小讨债鬼拖累。  一本万利,只进不出的生意,白痴才会说不。  惊爆眼球四个字怎么写?字典怎么解释?不必想,眼前就是最佳演绎。  冰淇淋融化,温玉仍不能领会,“怎么…………阿姊,有没有告诉四叔?”  温妍好心情同她解释,“当然是四叔叫才去,不然以为生仔好玩,怀孕十个月,要与紧身衣高跟鞋连同化妆品说拜拜,惨过金融危机。看报道,金融危机破产还可以去跳楼一了百了,就只得忍忍忍,眼睁睁看自己一天天变成大肚婆,再长一脸壬辰斑,又肥又丑,走出门万嫌,光想想都害怕。”  躺倒温玉床上,翻个身又翻个身,留足三秒钟思考生,思考过后继续说:“近来四叔话少,烦心事多,秦子山那个衰仔天天登门吵架,想多半有事发生,连他都搞不定,不然也不会叫去医院做工,又加急办移民手续,想方设法要给自己留个种,给秦家多留一脉香火。阿玉,有好大可能去加拿大念高中。”  她略有伤感,片刻又想明白,反来安慰温玉,“到时阿姊有钱,不要说加拿大,就是去外太空都一样过的好啦。只是不晓得阿妈同福仔哪里,不然也接他们一起享福。”  温玉迟疑,“生孩子不是玩百家乐,要考虑清楚。”  温妍挥挥手,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一般豁达开朗,“们觉得出卖青春出卖身体不正当,没尊严,但没犯法,更没有妨碍到身边哪一位,不然警察早抓进监狱,等法官来审。不过,到底是写字楼做一份工做到失眠掉发未老先衰,当同事面被老板骂低b(注)、白痴、无药可救,比较没尊严没格呢,还是像这样,生一个bb,换一份家产更令羞耻?都答不上来,不过选后者,因为轻松嘛,至少陪产的医生护士眼睛里,有钱等于好有尊严。”  指一指天花板,“不是的错,也不是港督的错,是上帝的错嘛,上帝不该创造亚当夏娃,明知性最可怕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”  温玉沉默,无言以对。究竟温妍是对是错,不该由她来评断。  都讲,本埠明开化,信仰自由,但现实呢?此处有强权政治高压限定,头顶有一不可违抗的特定宗教,那便是“金钱”。  没教义更没牧师,但足以令全市如痴如醉日夜追随。  先是秦四爷、温广海、尤美贤,继而是秦子山、陆显、温妍,齿轮转动,下一个又轮到谁?  前路茫茫,温玉不敢多想。  但愿校园是最后避风港,真空地带,瞬间失忆,抛弃生活种种不安定,背英算方程式时还想男男女女爱恨情仇?没可能。  可惜解开一百道数学题,解不开心底秘密。  谁可伸出手稳住她摇摆不定的心,为何她遇到的是陆显,不是家豪家明振邦振国,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陆显,没什么好,多数时候让恨得牙痒痒,但他偏偏是陆显,偏偏,她没得选。  夕阳黄昏,又等到一日放课。女孩子们成群结队笑笑闹闹出门,谈邻校学长打啵打架打篮球,每一件都型到爆。  少一个袁珊妮,好久不提高校霸王花名号,记忆总淡去,不论是谁,从前鲜活生命一瞬间陨灭,时间却不肯留半分情,一点一滴,将她残余痕迹一一抹去。  多年后,学妹们提起,记不记得袁珊妮?  哦,记得呀,同男老师搞婚外情烧炭自杀的那个嘛。啊,周末去不去看电影?  谁去祭奠她的伟大爱情,唯有父母姊妹于伤痛中前行。  亲爱的珊妮,愿来生好运。  温玉如今有司机接送,她生短短十数年也算得上起起伏伏波澜壮阔,这些年她学会沉默,沉默是对变化最恰当应对。  汽车驶过弯道,突然间急刹车,司机跑得没踪影,她还未来得及看清窗外,已被捂住口鼻,拿乙醚药晕。  再醒来已是深夜,一堵墙挡不住屋外嘈杂音乐,“爱不爱好爱,oh,bby,不要离开bby!”音符吐字穿过墙缝渗进耳里,一睁眼满肚火,望见败家子秦子山坐椅上抽烟玩火机,背后是夜总会私房间内贴得花花绿绿俗不可耐墙面,还有裸*女像、色*情图片挂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