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狭路相逢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每一个都讲他身不由己,究竟生是否有自由?  但陆显知,这艘船踏上没机会回头,是成是败等到港落船才开奖。  依然是池记茶餐厅,依然是二楼转角瓷砖缺角的洗手间,进去一个,出来一个,一个一个红通通血,垃圾袋一样被拖走,走廊留一道道血痕,辛苦老板伙计做扫尾工。  擦鞋仔被打断腿拖进房间时,大佬b已被敲掉一口牙——冰块塞满嘴,榔头卯足力向下砸,特战队员都要乖乖招供。  好了,从此本埠只剩大d一个字母哥。  后背纹一只五爪金龙,长尾横过下腹,大平踩住擦鞋仔,笑比哭可怕,“今日最后一名,开奖吗?们讲民主的,手还是脚,自己想。”  陆显抬脚踹开他,“知道要问什么。”  “是是是,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出来混最重要是什么,身手好?那劳烦出门左转学三年咏春再来,当然是看大佬眼色,让大佬开心,擦鞋仔这方面,机灵过小一休,“大佬b叫骆驼哥火鸡哥带一帮装抢劫,到沙田凌晨一点开工,等徐千从按摩院出来,乱枪射死。”ωωω.九九^九)xs(.^m  “没有叮嘱们问话?直接杀?”  擦鞋仔摇头,猛摇头,要将自己摇成脑震荡,“大佬b讲徐千哥不是一般,从小跟住d哥,问不出的,没必要浪费时间。”  陆显心中,沉沉被击中,可笑,他自己吃错药,去还情债,真当自己英雄盖世,明知是陷进也往下跳,谁知道自己命硬撑过来,却害死一帮手足兄弟。  蠢!  擦鞋仔补充,“是太子爷要斩草除根嘛,大佬b讲,徐千哥不死,太子爷觉都睡不好。唉……大d哥不要太伤心,美珍姐不是也改投别家,出来混都是这样的啦,没真心的,东家不做做西家,难道老板退休,就绝食自杀?看开点d哥,生无常…………”  昨日戚美珍指着他骂,骂他神经,无脑,死就死,为何还要回来搞事,不给她片刻安宁,高声反问他,“怎么?要责备下*贱不要脸,大哥一死,转眼就找下家?陆显,第一天认识**的!妓*女知不知道?就是睡完今次,下一次不知道客是谁,不过是谁都无所谓,反正没感情,有钱都是老公,最初一张红衫鱼都够一天一夜…………”话未完,她先泣不成声,怒转悲,哭花妆,洗净黑漆漆眼影眼线睫毛膏。  这世间几好命,生来衣食无忧,一天一张“大棉胎”肆意挥霍青春。  爱过几个渣,堕过几次胎就敢喊“伤痕累累”?回家再度一遍安徒生童话,丑小鸭都变稀有动物,何况白天鹅。  “恨?终于看清转过头,陆显转过头看看,从前兄弟,还有几个留下等卷土重来?就是的宝贝小妹妹,都同她家姐一起去陪秦四爷,不过家价高,第一次有好开始,今后也不会低,代恭喜她,终于看清实事决心入行——**呀!”  停一停,停下匆匆脚步,便可看清各个不同嘴脸。  凌晨四点,值班伙计起床,摆好桌椅,打开雪柜,厨房叮叮当当忙忙碌碌,预备迎接今晨第一批客。  灯晃一晃,陆显的脸埋藏阴影中,明了又灭,他问:“秦子山承诺大佬b什么好处?”  擦鞋仔唯唯诺诺答:“要做空双番东,今后东区都归大佬b管,上个月大佬b接一批军火,不进龙兴,他同太子爷三七分账,私吞。”  “货哪里?”  “这个真的不知道,大佬b不差做事的。”  “双番东他老妈不是要做寿?正好多份礼送。”踢擦鞋仔一脚,“看看大佬什么样,记住闭紧嘴。”  “明白明白,多谢大d哥发善心。”  虾饺肠粉菠萝包,热气腾腾趁早,天明钟响,打开窗又是繁华都市新开始,黑夜掩藏、拖走所有罪孽。  放轻松,们从头开始。  回家路上,段家豪兴奋地缠住温玉,叽叽咕咕老阿婆一样不停嘴。  “温玉温玉,天下居然有这样巧合的事情,做邻居,三五十米距离,早晨可以等一起去学校,下午再等一起回,啊,功课,吃牛扒好不好?”  温玉低声提醒,“们不同校的。”  段家豪不乎,“这个好解决,每日提前半小时醒,先送去学校。”可否叫段太太来听一听,真是奇迹,日日叫不醒,一睁眼有起床气的小少爷段家豪,居然舍得早晨三十分钟睡眠时光,不得不信,爱情好伟大。“温玉温玉,温玉温玉——”说什么都先是温玉温玉开头,叫她名字还是叫她魂,实傻,傻得可爱。  温玉另换问题,“说老夫子是不是好坏心?大番薯那么大颗头,一看就知不健康,脑积水大头症,还是得nr?老夫子同大番薯很多年老友了,居然不带他去看医生?老夫子有什么阴谋?”  “温玉温玉,们周末去买鱼好不好?”  这个,根本不听她讲什么。  弯道分手,温玉提着书包脚步沉重。  一进门,阿金接过她手边重物,领她去餐厅,难得少爷回来,还有陆先生同来拜会。  一顿饭食不知味,座各怀心事,秦子山不改本色,针对陆显一而再再而三言语挑衅,但陆显修成佛,随他如何如何讨厌,他只吃他的饭,挑他的鱼骨,老僧入定还是忍辱负重?谁够胆谁来猜。  秦四爷心烦,懒得多看右手边败家仔,转而同温玉说话,“阿玉就快期末考?”  温玉点头,“下个月就考。”  秦四爷笑容亲切,“好好准备,拿全送去欧洲度暑假。”  温玉没来得及致谢,已听到秦子山冷嘲热讽,“去欧洲不如回大陆,探亲访友,追根述源。”  她原本就是港眼中“大陆妹”,没什么可掩藏,倒是秦四爷先发声,“专心吃饭。”  没再敢多话。  餐后,男进书房谈正事,温玉回卧室温书,看漫画。一本《老夫子》从封皮翻到封底,笑不出来,她大约是史上第一位看漫画看得抑郁的青春少女。  天漆黑,她腹痛,想要下楼倒一杯温水,还未走出厨房,便遇到满脸仇怨的秦子山,她想一想,不记得曾经欠过他三百万不还。  睡裙略大,松松挂身上,更显她腰肢细软,柔韧,轻易翻折,一双白皙莹润的腿,裙摆间游动,开雪柜,牛奶顶层,她还需踮一踮脚,露出纤细脚踝,小小脚掌不够男手掌长,可怜可爱,勾得想要伸手去,将这只小脚握手心。  凭她这双腿,他多给她十分。  “什么价?”  温玉横他一眼,懒得理。  秦子山上前一步,拦她身前,“都有价,爹地出多少?出双倍。”  温玉道:“再多说一句,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