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死而复生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想要?  拿来即可。  盛夏清晨,花开留香,墨绿色宝马车不知几时开进前院,潜伏无声。一颗梧桐树遮绿荫浓浓,一片叶叠一片叶,虚虚实实,分割两个不同世界。  秦少爷靠车头抽烟,不知是刚醒,还是一夜未睡,残存火星的烟头堆满地,又给女佣添工作。他双眼猩红,愁容满面,如临大敌。  穿过树叶间狭窄缝隙,越过半开的蔷薇花,草坪空地上,温玉挽住袖子弯下腰,正捏住根皮管同眼前已然长大的晶晶玩冲凉游戏。  半空中,不止水珠,少女的皮肤也会发光,晶莹晶莹,一束光照亮白玉兰,是初春,遭遇一朵花开的艳遇。  晶晶找到落脚地,有**吃,又有玩,一开心满世界乱跑,忘记自己眼盲,突然间健全完满,无忧无虑奔跑漆黑无光世界里。  有没有一刻可以忘记自己是谁?大多数要靠外力,例如性、酒精、超速感以及毒品。一种苦替代另一种痛,最聪明不过类,总追寻“双赢”。  温玉追着晶晶,穿过枝繁叶茂梧桐树,仿佛是谁突然间打开灯,光亮令无法睁眼。  谁走近谁眼帘,谁闯入谁世界。  这座建于七零年代的欧式小楼未来主,正穿一身精致西装,蹲下*身同找不到方向的晶晶玩耍。  抬头,阳光刺眼,只给一个模糊剪影,她小腿笔直,肌肉结实,膝盖内侧藏着一颗小痣,目光再想追寻,便被深蓝色裙摆阻截,斩断视野,却拉长遐思。  父亲几时转性,开始收藏艺术品。  “晶晶——”  她轻轻巧巧一声喊,小狗晶晶立刻循声跑去她脚边,摇尾求怜。抖一抖湿漉漉毛皮,弄脏她脚下雪白短袜。  好可惜——他莫名惋惜,不知惋惜谁,或是物?  “秦少爷?”她试探问。  “以为全世界只有阿芳阿詹会称作‘秦少爷’。”他站起身,立刻高出她二十公分,需低头俯视与她对话,亦总算看清她面孔。  他却只给她七十分,上帝为她画一双温柔眉眼,她却偏偏要用倔强、自傲,为一副大师作品添瑕疵,画蛇添足,自毁灭。  温玉道:“是主顾,不是秦少爷就是秦老板,阿芳的选择不多。”  不必对她怀敌意,因大家都没得选。阻止不了老豆一个接一个换女,她亦阻挡不了阿姊走向拜金女姨太太这条路。  “原来是的错。”  “家和万事兴,秦少爷。”  八点五十五分,许多三尺宽弹簧床上做春秋大梦,秦子山与温玉就已梧桐树下玩猜谜游戏,底牌,心意,老家把戏,最无聊。  “秦子山。”他向她伸出手。  “温玉——”不是握手,而是古老吻手礼,来自黑社会绅士。  “说,此之前,是否见过,温小姐?”  那一年声嘈杂大排档里,她顶着戏剧浓妆,穿得似飞女太妹,被陆显灌半打啤酒。同一张桌,见识过秦子山面对陆显时的恶言恶语、气急败坏,同眼前这位判若两。  但他必然认不出她,时间久远,当时她又是那样疯疯癫癫憎鬼厌衰女样。  温玉扮出笑脸,轻松略过,“此类似曾相识论调已过时,秦少爷不如多花半小时观摩肥皂剧,不到一周即刻紧跟时代。”  秦子山笑一笑,不置可否。  踏进书房去见他一生一世宿仇秦赟秦四爷,无非是社团帮派杂事,他太年轻没资历,太子爷名号好听不实用,顶不顺、压不服,事事棘手,反骨,最不愿听讲,d哥如何如何,如果d哥一定大家富贵。  可笑,他会不如家中一条狗?不不不,一条已死的狗,掀不起风浪。  间隙太多,观念不同,两父子见面不过五分钟,立刻吵得掀房顶,秦子山怨恨父亲不肯帮手,秦四爷恨铁不成钢,亦挫败。  核弹爆发之后,冷战继续,秦子山一定是吞过黄色炸药才来,一句话不顺暴跳如雷。  温妍鼓起勇气与男朋友亲生子相见,借口端两杯咖啡来,笑意满满同秦子山打招呼,“子山,终于回家来,四叔念许久。”  秦子山上上下下打量她,面露不屑,冷笑道:“爹地好犀利,宝刀未老,玩起姊妹花。”  秦四爷拍桌,“今日没时间,不留吃饭。”  “明白,爹地同一对姊妹花有事忙,立刻走,爹地好好享受。”999更新最快 手机端:s://  临走,经过温玉身边,秦子山仍不忘送她一句“贱*”,喜怒无常,完全神经质。  她当没事发生,继续同晶晶玩游戏。  六月未完,天台挂七号风球,台风“佳丽”东南偏东,暴风骤雨囤积天边。  下午三点,乌云压城,白昼无光。  火牛、肥关、双番东几个龙兴大佬带下属,连同沧桑过耳,战胜而归的陆显,浩浩荡荡前来拜会。  一个个纹身肌肉男瞬时间填满大厅,如同电影里古惑仔砸车砸店气势汹汹暴力场景,一言不合,就要烧铺子杀全家。  温玉加一件薄薄外衣,迎风站二楼阳台上,目睹陆显孤注一掷,迈进属于秦四爷的私地界。  有生之年,狭路相逢,终不能幸免。  温妍躲卧室不敢下楼,哆哆嗦嗦拉住温玉说:“不出现是不是好失礼?四叔会不会生气?阿玉,不要总盯着书看,一声呀。”  温玉无奈,安抚她的杞忧天,“社团集会,害怕是之常情,四叔不会同计较。”  同样一句话,她劝得了温妍,却平定不了她忐忑不安的心。  一场争端,一个古惑仔的生与死,变数
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