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结义金兰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等大太提一桶标着“九块九疯狂sl”的食用油骂邻居家细佬从小失教养,长大蹲班房,再祝四楼带金链的余太太明早患喉癌,发不出声,变哑巴,再看她怎样搔首弄姿尖酸刻薄。  噌噌噌怒火上窜,明明五月天,和风旭日,偏偏她有无尽恨,如同地狱烈火,一路烧烧烧,烧毁心中善意与希望,要破罐破摔,一日更比一日毒,才对得起胸中积埋的这些无边无际无处发泄的恨。  打开门,家徒四壁。  唯有六女温妍,穿金戴银好似彩灯闪闪圣诞树一棵,立节日缤纷庆祝声浪里。  二太打定主意要袖手旁观,坐等好戏。  温妍脚下,三千块一双镶满水钻的高跟鞋给她力量,敢站起身同佝偻且衰老的大太对战。故事看涨看跌,楼花价高价低,一天一夜,一开市三十秒可天翻地覆大变样,“分不值”一转眼“价值连城”,全看行情。  眼下大太萎顿,温妍自傲,谁敢下重注,三百六十五天过完,仍是今天局面?  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其实不必三十年那样长,三十天都可日日不同,世界愈繁华愈可怕,求新求变,旧伦理旧道德不实用,也通通抛到脑后,眼下只求“快很准”“发大财”。  温妍只讲三句话,“大太辛苦,只是老得好快,啧啧啧,脸上褶子扇死苍蝇脚,老又不服老,还要不停补粉像个粉刷匠。”  “昨日钱明山买一间‘小小’别墅,今日接阿玉搬家,大太去不去?依山傍水,黄金地价,最适合养老的啦——”  看大太气得胸口起伏,面色通红,更要乘胜追击,一清二十几年寄篱下忍气吞声耻辱,“不去?那就祝大太这间四四方方富贵‘笼屋’里长命百岁,寿终正寝。”  大太双眼如铃,手指门外,“滚——立刻滚——不要败坏个屋,带衰催命——”  说到底温玉根本没得挑,三十年前的名门淑女富家太太欧玉芬,歇斯底里与命运嚎哭,撕烂小卧室里,温玉的课本衣帽,残缺肢体一件件扔出门外,砸她脚下,无需多久,已堆积如山。  同层街坊邻居一个接一个,打开门,探头来看,好无聊,新搬来这一家又开戏,哭哭啼啼怨天怨地,没新意。  群中,温妍握住细妹的手,安慰说:“没所谓,让她撕,扯烂一件买十件,阿姊有钱,好多好多钱。”她天真的眼睛里,毫不掩饰的是对金钱财富渴望,新闻报章,杂志社评告知她,无需羞耻,更无需掩藏,功利社会,求财并不可耻,低头奋斗苦苦挣扎才可笑。  笑贫不笑娼,穷才是最可耻。  温玉捡一件灰色线衫抱怀中,无可奈何,“又没有落脚地——”压低声,不让温妍听清。  几时才能靠自己站稳脚?  黑色小轿车绕平稳山道向上开,密密麻麻丛林,绿油油一片又一片,与其说是住宅区,不如说是森林公园。远远,一栋白色小楼渐渐浮出,芭蕉棕榈伸出手环抱,蔷薇花含苞等日光。  温玉提着她的小皮箱,装满她一生傢俬的行囊,白衣黑裙,黑色玛丽珍皮鞋里,短短白袜遮住纤细脚踝,柔软长发散落肩头,随她抬头动作而后仰,越过腰,摆荡春意浓厚的五月天里。  面前电影中昭示主财富的半山别墅,车库、花园、游泳池,女佣穿制服,口中喊太太小姐,老爷少爷,令走回五十年前民国风月。  她的纤瘦身体,同高高屋顶两两相望,如同十二岁那年,她带着浓重乡音,来到陌生可怕花花世界、浮华都市。处处都是吃的狼,夜夜不能安睡。  强与弱对比,谁又会知道跨过这道门,走进这间屋,未来将有多少喜与忧等待。  但她没得选,弱者永远是强者依附,温妍下得定决心,付出身心,也强过她。  红杉木双开门半掩,大理石地板倒映着她忐忑探寻身影,玄关一束百合花开青色花瓶中,迎面来的女佣笑着点头,“小姐,老爷太太客厅。”  温玉茫然,女佣上前来,接过她手中行李箱,前面引路,“小姐这边走。”  长时间无碰触的旧钢琴,不知名画像,蔚蓝色大浴缸,再走过一扇落地窗正对泳池,乳白色窗帘微风中飘荡,最终,硕大水晶吊灯下,温妍坐长沙发,笑盈盈勾住位“先生”,一句接一句说话。  这位“先生”穿衬衫长裤黑皮鞋,未见大肚或谢顶这类中年男通病,但也许因为他已过中年,这些“病症”自痊愈,换来花白头发,皱纹满脸,一只金边老花镜挂胸前,精神矍铄,老而未衰。  温玉甚至不敢称他作“老先生”。  他带上眼镜认真来看温玉,温妍倚他身边说:“四叔,们姊妹像不像?”  第一日从床上下来,他叮嘱她,秦四爷这名号给外叫,这样小,不如喊四叔。  她是他掌中黄莺,他愿她如何如何,她便如何如何。才三天,跟四姐温敏到按摩院,嗯嗯啊啊,盘腿扭腰,全套服务,十八般武艺都学会,为的不就是如此,不做事得万贯家财,比办公室写英申请简单、体面得多。  年纪大又怎样?多金又温柔,好过办公楼里朝九晚五没钱买车的后生仔。  他问温玉,今年几岁,哪里读书,功课好不好。  温玉一一照实答,他再交待她好好读书,他有一个败家仔,一个月不见影,叫她遇见了也不要理。  转过背,温妍又拉住温玉偷偷摸摸谈话,无非是“怎样?他好不好?”  温玉勉强说:“很亲切。”  温妍忽而激动地握住她的手,两只眼亮晶晶,似终于找到知己,“都说他好的,对也很好,比任何一个都好。”如果是阿爸,会更好。  “阿姊,快乐就好。”  快乐?她当然快乐。见过同事出手阔绰名牌傍身,更敢同上司对战,不必受半点委屈,为何?全因她嫁得好,老公挂牌做大状,张张嘴,百万千万入账,亦领教过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