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家变过度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亲爱的上帝,伟大的主,万能的神,请赐一星半点关爱,伴度过灰暗艰难时光。  连到祈祷时,都秉持功利主义者风格,事事处处讲实用,不虔诚,没信仰。  孤独无依的落魄旅客,并不需要天真信仰填充空白的心。  季风与洋流按图索骥,从北冰洋的冰盖到赤道茂盛丛林,未有一秒停步,他们与时间同行,与寂寞无关。  三月,寒潮南下,气温骤降,衣柜里冷落了一整年的长风衣终于得见天日,卡其色深蓝色,翻飞衣角嘈杂街头中搔首弄姿,撑起初春缤纷色彩。  路旁电器行,二十几台松下、索尼一齐播放,穿大垫肩白西装的女主播面无表情照稿念,“本月二十三日,沙田市区发生警匪枪战,警匪双方共开十九枪,有一名徐姓男子当场死亡。”  没为这十五秒新闻时讯驻足停留,八点四十五分早间新闻接近尾声,荷尔蒙分泌失常、神经紊乱的女主管又开始用一双细长眼办公室里扫射,雷达嘀嘀嘀,立刻就知道谁提早谁准时,谁还楼下永华道蹬一双三寸高跟鞋追公车,谁今日走衰运,即将被骂个狗血淋头。  字群紧得迈不开步,高跟鞋踩地面自己会发抖,左左右右摇摇晃晃要跌倒,温妍律师行做半个月,今早终于忍不住对住个下水道井盖骂,“老处女,冚家富贵啦!(注)”  地下城里穿梭的老鼠先生都拍胸口,好怕怕,现的女仔好恶毒,开口闭口咒全家去死。  要不是时运不济家道中落,要不是爹地嗜赌如命输光家产买祖宅,她好好丑丑也算船王女儿,再落魄不必同其他一样,出来找一份工赚钱养家。  拿钱就要受脸,主管说一没资格说二,主管发火,只能低头听训,这半个月,她将一生眼泪都流光。  不由自主羡慕家中细妹,年纪小,只管读书,不必被大太扔出来自生自灭。  谁有生财**,令她一夜暴富,折寿都可以呀。  同样一则新闻,傍晚播,同样是永华道,温玉却川流不息的潮中,石像一般立定电器行红红绿绿招牌下。  二十一寸索尼大彩电双层凸面,机箱笨重,但胜色彩鲜明,功能多样。  女主播顶一张棺材脸,代表警方邀请广大市民提供有效线索。  那位枪战中,唯一死亡的徐姓男子一九七三年生,祖籍潮州,暂居于本港外乡聚集地。  徐千。  上周末温玉去池记茶餐厅探望晶晶,偶遇他时,除却眼角新鲜伤疤,他外表尚好,愤愤不平同她说,d哥才死多久?戚美珍一日没叼就发骚,脱光衣服爬上秦子山的床,自封阿嫂,好风光,难怪家都讲,婊*子无情戏子无义,d哥傻的,跟妓*女讲什么恩义。  温玉不答话,等一等,他独自叹息,“没还记得d哥。”  而今,他已为他口中的“恩”与“义”壮烈献身,如有灵堂,还要为他挂“天妒英才”或“英年早逝”挽联,无不讽刺,不如挂“精忠报国”更恰当。  温玉心中不断告诫自己,她应当无比庆幸,两个月前的果断抽身,自己对自己挥刀,需要勇气更需要魄力,需将刀刃磨得又快又利,再蓄足力一刀斩下去,顿时鲜血横流皮肉翻滚也不必多看,反正伤口再狰狞,也总有愈合的一日。  前提是心尚,未跟随这群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古惑仔全城叁十六条街疯跑。  甚至不知他哪一日未归家,不是去夜总会鬼混,也不是去为大佬做大事,而是早已经被装进麻袋沉海底。  她甚至感谢她自己,从此回归乏味、烦闷却平静无波生活。  四月时,汤佳怡收到生中第一封情书,还未来得及看姓名落款,便开心到抱住温玉失声痛哭。  谁能想象世俗童话,丑小鸭也有变天鹅的一日。  少女的骨与肉瘦下来,轻飘飘会随风走,眉与眼的鲜活是上帝杰作,灵气逼,青春逼。  她挨过午夜十二点,为半片土司哭泣的日子,得破茧成蝶,焕然新生的恢宏壮丽。  谁还记得“死肥婆”“死猪扒”是哪一位?  所有痛苦的丑陋的过往,都被一朝成功一笔抹去。  她尖叫,快乐地转圈,“要去看他的电影,听他的演唱会,参加他每一场演出——”  王敏仪一旁泼冷水,“他要飞曼彻斯特也一起?坐行李舱呀?”  可汤佳怡雄心壮志满胸口,豪言壮语出喉头,“等拿奖学金…………”  粉红□书落书桌最底层,要等十年二十年后,*妻母翻回忆时,才找出来再细细读一遍,怀念的,也只不过是当时单纯稚气的少女情怀,而不是当年德信中学那个某某某,花三十分钟为写一封错字连篇的情书。  温玉的轻松都由校园时光描绘,回到家,即便她大太二太日夜操练下练出一身少林武当功,也要被屋子里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哭闹声、叫骂声震得头晕耳鸣,神经衰弱。  大太哭着说,最后一次替温广海还赌债,一百七十万,斩断一世夫妻情。  于是领全家大大小小收拾家当,遣散佣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