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一路向北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不能等,不能停,要一路向北去。  昨夜雨初,今晨红日催微风,燕子携家带眷都南归,气温仍摄氏二十度上下徘徊,路边每一株野草都隆冬时节茂盛生长,并非不惧严寒,只不过想霜降冻雨到来之前多活一刻。  温玉套一件外婆亲手织的大毛衣出门,羊毛线双股织,殷桃水红衬得她本就白皙的面庞亮得惊。  十七岁少女多得意,上帝都为她描一层金光,皮肤注满水闪闪亮,碰一下好q弹,处处都是年轻的力量——并不乎年龄,或青春,因她有大把希望,大把未来可供期待,不必满世界搜寻,限定自己二十八岁之前一定风风光光嫁出去,三十岁四十岁都不计较,只要是雄性生物就肯签婚书。  她们不懂得等待多快乐,希望多难得,或者她们根本不屑懂得。  ,总被世俗打败。  因此她想要试一次,漫长孤寂生,她愿一次豪赌,输赢不计。自此后循规蹈矩,安静生活。  竹篮子里饭菜肆意飘香,老式按钮随墨绿色两股电线挂门边,咔嚓一声灯亮,融融暖光瞬时抹平黑暗中跳跃的火星。  阴冷潮湿地下室,凌乱不堪房间,床边一只破口的碗装满烟头烟灰,深绿色军用床单上大片黄色污渍无管,大摇大摆横亘眼前。  陆显依旧穿着他那条不洗不换的牛仔裤,头发长得遮住眼,绷带上的血渍已转黑,浑身上下散发着垃圾久不处理的酸腐味,被抽掉脊骨,站不直坐不稳,歪歪斜斜横躺小床上,对着天花板发痴发呆。  听见脚步声就知是谁来,他纠结于要不要起身,大男自尊心绑缚手脚,他自始至终一动不动,装冷漠装无情,无聊之极,幼稚之极。  温玉给他不温不火演技评及格分,鼓励他再接再厉,生拉硬套,看他能装到几时。  春山背个工具包门外放风待命,一点点风吹草动都吓得腿抖,讲话也变口吃,他他他——他的穗穗大不一样,都是被资本主义腐蚀污染。  要警惕糖衣炮弹呀。  室内,温玉揭开盖,鸡汤黄橙橙飘油花,参药性都被鸡肉吸光光,想一想都知大补,而她家传卤水鹅,只捡最精华身与翅,脖是废肉,腿厚不入佐料,唯有翅膀与鹅腹,皮与肉比例恰恰好,每一根骨都被卤汁浸透,齿间咬开来,骨髓都是醇厚香。  她做贤妻,乱糟糟斗室里布好碗筷等他上桌吃饭。  他终于肯将目光从屋顶结网的小蜘蛛上挪开,侧过脸瞥她一眼,仍是一张死脸,仿佛是她欠他五百万不还。“来做什么?”  温玉笑脸迎敌,“来看呀,陆生。断头饭吃不吃?”  德叔的饭菜只讲究“熟透”“有盐”,哪比得上眼前参鸡汤卤水鹅,色香味俱佳,一丝丝热气飘来,便勾动腹中馋虫,。  生苦短,他要及时行乐,大食四方。  筷子都递到手边,他不接,温玉轻轻说:“都是亲自下厨成果,陆生不肯赏脸?”  “无事献殷,要做什么?开门见山,到这一步没什么可顾及。”陆显对她的突然转变保持怀疑,甚至是恐惧,她笑盈盈模样同黑寡妇没区别。  “好好丑丑也算相识一场,陆生临走记得留钱给傍身,不能恩将仇报。只一顿饭菜,还能应付。”  陆显陈述实事,“右手残废。”  温玉端起碗,拿一只勺,就要喂他吃饭。  陆显皱眉,“被雷劈中?突然间变另一个?”  温玉舀一勺鸡汤,吹散浮油,温度刚刚好,滋味恰恰足,一勺香气肆意,送到他唇边,好个贴心女朋友,“用过这顿饭,们就算两清,以后富贵发达或是贫穷落魄都跟没有关系。陆生,相识一场,该有个了断。”  “噢,原来要借一顿饭割袍断义撇清关系?以为还会纠缠是皇室公主,赌王亲女?”  “送到嘴边都不肯赏脸?”  陆显低头,眼睛却始终未曾离开她的脸,无味的舌卷过汤勺边缘,温温热热鸡汤烫暖萎靡不振的胃,激发更多汹涌咆哮的食欲。  他饮过汤,食过饭,过足口腹之欲才问:“是不是想杀?怕拖累?放心,陆显一做事一当,从来不连累身边。”  温玉照常收拾碗筷,顺带擦一擦布满灰尘的茶几,忙忙碌碌头也不抬,“怎么?几时有荣幸做大d哥身边?都不给颁证书发绶带通知上台讲赛后感言。毕竟是千千万万个飞女中脱颖而出…………”  陆显感叹,“假设生来不能讲话,会更完美。”  “那要卖不出价,卖不出钱,爹地的赌债怎么还?全家都要街头饿死。”  “什么意思?说清楚。”他沉下脸,逼问。  温玉不咸不淡,不挂心,“大太好心,给找好下家,一毕业就结婚,先付礼金六十万,几时这样值钱,受宠若惊。”暗地里祈求上帝,原谅她信口开河编谎话。  陆显问:“对方什么?”  温玉撇撇嘴说:“还能怎样?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