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西江旧梦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星期天下午的执念,一颗糖融化舌尖的时间,家的故事迂回曲折,有些不说再见已走远。  这个异常温暖的冬天,这座城已经没有了陆显的细微痕迹。  或者这一切都起始于不应该,她不应该是温玉,他也不应该是陆显,更多的不应该是相遇的巧合,上帝的伏笔,令看不见轮廓,猜不出结局。  学校放假第一天,温玉带着奖学金回程。还未进家门就听见女们呜呜咽咽悲悲切切哭泣声,迈出的脚步不由自主缩回,棕色小皮鞋后退再前进,因她无处可去,别无选择,只能回去这一个嘈杂破裂的家。  客厅似台风过境,桌椅傢俬被拆卸完全,碗碟装饰痛痛快快扔一地,外墙上有拿红油漆写“欠债还钱天经地义”歪歪斜斜几个字,一个“债”被拆成三份各自为政还写不完全——少一横,为难路过的强迫症患者,要忍住纠错冲动。  佣拿扫帚垃圾桶,为大太最爱的那一套玫瑰镶金骨瓷碟收尸。  大太欧玉芬穿浅绿色宽松旗袍坐长沙发上哭,手帕掩住口鼻,断断续续抽泣。  二太靠五姐温晴肩上哭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,恨满天神佛不长眼,本埠恶千千万,为何单单让温家败落?又恨自己年少无知,居然为温广海三两句话受骗,跑来低声下气做家姨太太。  大太红着眼低喝,“要是后悔,立刻拿上婚书去离婚!绝不多说一句。”  二太原先对大太还有几分天生的畏惧,到这一刻也豁出去,反正她什么都不求,什么都求不得,哪还需要看正房脸色?“大太早不提晚不提,偏偏没钱还债时提离婚,当是白痴?一分钱不要就放过们?想都不要想。这么多年青春损失费算下来,赔到倾家荡产哦!”  大太一口气出不来,堵心口,差一点气到吐血。  的青春都值万金,那她欧玉芬的呢?风过水,片刻就无痕?  看二太同温晴同仇敌忾气势,她便想念起不知流落何处的亲生女温敏,又是一阵伤心。恰巧这时温玉进门,少不了一顿责骂,阴阳怪气,指桑骂槐,骂完才觉舒心。  活该,谁让她从贱*肚子里爬出来,不必猜,百分百一样贱格。  而温玉耸耸肩,没所谓,她早已习惯,左耳进右耳出,当她自言自语,自说自话。  上楼遇到被古惑仔吓得面色惨败的温妍,温玉随口问:“怎么不见爹地?”  温妍上下牙齿磕磕碰碰,突发性口吃,“爹地被他们斩掉小指,ll白车送医院…………急救…………”  “又欠多少外债?”  “一百五十几万,大太跪地上磕头求情也没手软…………好长一把西瓜刀…………那有老虎纹身…………”  不等她说完,温玉一面低头理她的存款单、现金、获奖证明以及回乡证,一面询问她意见,“看大太二太都没心情过年,三太走后至今没音讯,两个待这里也是惹嫌,阿姊,不如一起回乡?好久未见外婆外公,都好想他们。”  温妍皱眉想一想,她与大学生男友近来好不容重修旧好,回大陆一走一个月,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,年轻爱情至上,一谈到恋爱,身边一切都要靠边。  她犹犹豫豫中开口,“或许还有课外活动,不能…………”  “ok,明白。不为难自己回去。”  温玉是行动派,做做事干净利落,话音未落已开始收拾行李财物,随时准备出发。  温妍还要讲废话,“阿玉,自己一个,行不行啊?”  温玉心中莫名烦闷,懒得答她话。  袁珊妮与陆显的相继离世,她急需离开这座伤心之城,它冷冰冰没感情,一砖一瓦全凭钞票与**堆砌,残忍它便坚不可摧,一旦动心动情,它便如琉璃易碎。  谁要傻兮兮把梦想建这座城上?们只需要钱、钱、钱,以及更多的钱。  等待,等待一夜暴富,等待命运颠覆。  温玉提着庞然大物一般的行李箱转巴士再转吉普车,西江流穿行的汽车站内落地时茫然无措,如同久未归家的飘零游子,少小离家老大回。  这里的空气熟悉而陌生,这里的潮庸碌而温暖。  她松一口气,依然留恋着家乡粗糙简单的快乐。  离家时春山还是个流着鼻涕瘦得皮包骨、只会跟她身后傻笑的小猴精,如今也长成身强体壮乡下仔,穿个松垮垮白背心,胸前印“青春”两个硕大简体字,往来群中挥动手臂,一咧嘴露出十六颗白森森的牙,太阳下会反光,白炽灯似的耀眼。  “穗穗!穗穗!这里——”手机\端 一秒記住《》提\供精彩小說\閱讀  公共场所大喊大叫,红港要被责备没素养,这里,行商贩也不过抬起头看一眼,是本镇哪一位年轻,昏昏欲睡午后吃错药一样兴奋。  小黑一溜小跑冲上来,抢过温玉的行李箱一把扛肩上——为表现他是大力神,男子气,满身用不完力气。  温玉哭笑不得,“搬那个做什么,它有一对轮,会自己跑。放下来拖着走,省省力气。”  春山半张脸都被黑色行李箱遮住,还看得见他傻傻笑,乐呵呵说:“地上脏,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