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真爱陨落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校门口那女体态惊,浑身上下加加减减绝不超过一百磅,可怕的是一只硕大滚圆的肚就占去三分之一体重。远远走来,似乎都不晓得她眉眼外貌,只看得见那只肚皮,怪物一般眼底张牙舞爪叫嚣。  阿婆讲的对,四十岁的女要怀孕生仔就是老蚌生珠,闲来无事自己找死,驼住个球去阎王殿兜一圈,鬼门关回来,还有没有半条命要细算。  她的名字是凤英还是淑慧?通通没意义,也没去深究。她将她一生——她的骨与血,爱与恨都奉献给一个镇日吵闹、不得安宁的家,丈夫与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们尖叫咒骂,将是一般要吸干她最后一滴血才罢休,至于她曾经姓名,她曾经鲜花朝阳一般灿烂过的生,连她自己都不记得,她早已模糊了面貌,消弭了梦想。  满头枯黄的发,一脸密密麻麻的斑,终日浸泡洗涤剂中的双手是一层层割裂的铁皮,多摸一下脸蛋细佬都要同她吵架,她从此被称为”师奶“、“黄脸婆”、或是“老妻”。  每一个字都写不完厌恶之情,如同他嫌她枯萎无趣似干尸,从来只会往床上一躺,叉开腿闭上眼,头发里散发着隔夜饭令作呕气味,乳*房干瘪,阴*道松弛,连装模作样叫一声都不会,摸她不如摸自己。  他惊异于老妻不屈不挠求生欲,这样糟糕且悲哀的生还有什么意义?她为什么不及时醒悟,最好效仿报纸社会版头条,抱住家中多动症神经质的一儿一女,从三十八楼一跃而下,除却巨额保险赔偿,其余什么都不要留给他。  没错没错,四十岁的女就是隔夜饭,早应该被倒进垃圾桶。  而四十岁的男呢,他们黄金生才刚刚开始。他一表才,满腹才华,为何要同恶鬼一般的妻小纠缠半生?  不,不能再浪费时间。  但是谁借她天大胆,令她敢挺个大肚校内示威?他向后看就明白,是妻子手帕交,闺中密友细红——涂深红色口红,血盆大嘴会吃,踩三寸高跟鞋,大拇指外翻,皮屑碎碎掉,庸俗可恶!  老妻先他一步群中找到珊妮,仿佛一对老友相见,他笨拙愚蠢的妻瞬时泪如雨下,挺个大肚向小小珊妮下跪磕头,求她高抬贵手,放过她与她肚里小bb,立时抓住市民眼球,他们围观丑闻的兴趣居然大过百货商店年末折扣,自发自主一圈圈围住当事,还有打电话给新闻台,快来快来,旷日女高大门口新闻直播。  摩拳擦掌,两眼发光,蓄势待发。  袁珊妮被围当中,几百双眼睛都落她脸上,可怜她苦苦支撑,她的博达,她的爱为何还不出现。  “是谁?突然跑来发什么神经?根本不认识!”  老妻弯一弯腰,硕大个肚皮便顶住冷冰冰水泥地,要磕头也艰难,哪个女对她不同情?谁都有老的一日。“知道叫珊妮,才过十七岁生日,青春活泼,热情可爱。更见过他写给一本一本情诗,写们相遇相恋,床上风流,第一次哪里,流血流泪,是否尽兴,下一次又要用什么姿势,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,报告书一样详尽。珊妮看,已老,却这样年轻漂亮,等将来有大把男生等挑,却只得博达一个,还有肚里这个仔,还未出世就要让他没有爹地?不管大如何错,他是无辜的呀——”  袁珊妮嘴唇发抖,面色惨白。  接下来她还要如何催眠自己,还能如何欺骗自己?  同细红交换眼神,老妻便捧住大肚跪倒袁珊妮脚边,一抬头满脸泪,向身旁围观群展示着糟糠之妻被弃时最经典姿态。“求求肚里这个还未出世,高抬贵手放过们母子,放过们一家,二十几风风雨雨年们都手挽手走过来,太不易。珊妮小姐,求放过们美美满满一个家。磕头,谢大恩——”  咚咚咚,额头撞地板,半点不含糊。听得耳膜低震,心也后怕。  袁珊妮被逼到角落,面对路与同学指指点点不屑鄙夷,她也要为自己鸣冤叫屈,分明是真心相爱,怎么会变成破坏家家庭的第三者?  她不忿,甩开老妻枯槁干裂的手,“哭哭啼啼求同情?看多肥皂剧?求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