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陆显之死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戚美珍借用力,暴力胁迫,押送眼中钉温玉,进入城市沾灰角落。  一座盘根错节如老树的旧楼,一层楼左左右右隔出三十几间房,一百几十米跑道一样长的走廊,半点自然光抢不到,大白天开路灯,衬托阿公阿婆门口虔诚供奉,敬神拜佛,或是一只缺口的碗,烧元宝蜡烛、香灰纸钱赠先。  八个音的潮州话,口音老得要作古,八十几岁老妪口中念念有词,“阿生阿光,两个下辈子投好胎,大富大贵,长命百岁,不要如今世,跟住个衰鬼大佬混,被斩断头扔下海,尸骨都找不到——”  一旁穿睡衣的中年女插嘴,“那还不好?省一笔收尸钱啦。”  望见戚美珍,一位位惊住收声,一个怨愤眼神都不敢有,通通转过脸,喊家中细佬上楼吃饭。  b座1109,铁门上绿漆斑驳,锈迹点点。  戚美珍手下光头擦鞋仔一马当先,抓起钥匙推开门。  毫无预兆地,惨淡日光从窗口倾泻而下,逼得闭眼。等一秒,屋内却是截然不同世界,玄关内两双鞋横摆眼前,走道通向空荡荡客厅,窗帘被高楼风吹上天花板。卧室也只得一张床,一只枕,浅灰色床单洗得发白,轻嗅时,空气中似乎残留着洗衣粉廉价香气。  温玉无论如何,不能将这间屋同它的所有建立任何联系。  神龛上供奉的仍是忠义两全关二爷,没有牌位也不见骨灰坛。陆显这个,活着的时候恨不能日日上头版头条,死了却如此无声无息,半点痕迹不留。  谁会深夜将他缅怀?  戚美珍也不过是上一炷香,叫他安息,死便死,地底下少生事,免得拖累活。  她转过脸,换上高高姿态对温玉。  “也算跟过他一场,好好丑丑,应当给敬他一炷香。”  一炷香递到温玉手上,扑扑簌簌香灰往下掉,三十块买一袋?价廉物美。识时务者为俊杰,身边四五看住她,温玉不语,接过来向关二爷求庇护。  敬过先,便轮到生者角力。根本不必温玉开口问话,戚美珍习惯主导,尤其后生小辈、情敌对手面前,绝对主导绝对压迫,她自认为还未过招已得胜利。  女有时傻得可爱。  戚美珍面向窗外惨淡光景——属于贫民区的庸碌挣扎,或回想或缅怀,一句话拆两段,说难不难。“劝他也不听,一意孤行,为一个‘话事’假名号,拼掉一条命。死就死,尸骨也无收,今晚不知随风浪飘到哪里,被鱼虾吃成什么样。讲真话,飘回西江也好,勉勉强强算落叶归根,回去同他死鬼老爸合家团聚。”  温玉不接话,她便继续说下去。“捡来的对他再好一样没感情,比不上亲生子。他要踢走秦子山拿下龙兴,秦四爷怎么肯袖手旁观?叫他去杀龙根叔,明知是陷阱,为得秦四爷一句话,他交代完后事闷头去送死!吃错药,没大脑,混到这一步还学后生仔同讲义气,要报恩,一命抵一命。同去的只有大飞被斩断手脚扔回来传话,其余都死透。”  隔壁家小朋友期中考被评“不合格”,缩缩瑟瑟敲家门,被阿爸阿妈混合双打,刀枪剑戟都用尽,放胆叫,放声哭,哭声响亮,撕开密密麻麻蜂房蚁巢一般林立的房间,引猜测,是否是一九九九世界末日提前到达。  高山陷落,海水倒灌。  现实大陆寸寸割裂,承载多少惊声尖叫的小,轰然一声坠入地心。  三万度高温烧灼,火焰过处,一切的一切毁灭殆尽。  “他…………真的死了吗…………”捏住冥钱的手冷汗涔涔,温玉跪坐火盆边,抬头仰望申请倨傲的戚美珍,心有迟疑。  戚美珍今日不带妆,少去许多嚣张自傲,垫肩收身西装大约好几天未更换,看得出明显褶痕。  “他枪法准过飞虎队,点三八**五十米外一枪命中眉心。秦四爷教他的本事,死前也要收回去。棒球棍敲右手,一根骨砸得粉碎,手还有没有都不晓得,大飞说只看见他痛得晕过去,再醒来,粗壮手臂软得像一团面,挂肩膀,飘来荡去没半点知觉。”  耳边似乎回响着骨头被砸碎时咔嚓咔嚓刺耳声音,那么痛,痛到额上青筋爆裂,上下牙齿咬合,舌尖浸透血液的苦,撕心裂肺片段如同黑白电影回放,默片上映,一张一张胶片闪过,勾画属于陆显的壮烈生。  没有能阻止,一颗星的陨落,一个男的自毁灭。  戚美珍说:“子弹穿过心脏,五个都被扔进海里,说他有几分可能死里逃生?独臂大侠负伤游过警戒区?不淹死也被对岸小兵乱枪射死。”999首发l s:// s://  温玉垂下眼睑,喃喃自语,“潜意识里总认为,他这样的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