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少女心事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温妍轻轻翻个身,温玉吓到心脏停跳。  而温妍醒与不醒,陆显根本不乎,如果温玉不介意,他这个寡廉鲜耻,很是乐意当众表演。  温玉手肘抵住他胸口,企图之间隔出安全位置,但陆显不动如山,脸皮厚到极致,“怕什么?醒过来就当介绍男朋友给家,明早还可以聚餐,划清的归属权。”  “吃错药?半夜来家发疯,信不信报警,告入室行窃。”  陆显坦然,“尽管去,最好告强*奸。不过要让既遂,不然传出去多丢脸?”  他轻易剥掉她长裤,分开一双细长紧实的腿,时光真是可怕,年轻时皮紧肉厚,一层接一层无缝隙,蓄满水份与弹性,手指刮一刮便叫男心猿意马,情潮陡升。  将她诱长腿挂腰间,他挺腰深入,压迫着她身体最柔软一处。嘴角一抹兴味盎然的笑,坏得让咬牙。“今晚同秦子山彻底撕破脸,明早新闻就要播,市郊黑帮火拼,警察替统计死伤数。秦子山手臂中枪,但腿脚快,一转眼跑个没影。嘁——窝囊废,只配做擦鞋仔!”  他两眼发光,嗑过药,越说越兴奋。  有温玉泼他冷水,咬牙问:“请问跟有什么关系?陆生贵事忙,何必总来找麻烦?”  “,一颗子弹打爆一颗头!血喷出来就想到,想到的脸,的身体,想得个大雕要爆炸——”陆显翻过身,高大身躯挡住月光倾泻,成为一道影,全然将她笼罩,他认认真真说着限制级语言,“温玉,怎么解决?都是的错。”  温玉被他狂热眼神惊住,陆显喝醉酒,脑充血,又兴奋过头,如同吞掉一整瓶伟哥,无药可救。此时此刻,反抗只会令他失控,哄骗,暂避,才是最佳方案。  她一反常态,温言软语,诱骗他,“先起来好不好?怕阿姊醒过来大叫,的脸都丢光,还要被大太剃光头发赶出家门。”  陆显醉意上翻,又蠢又呆,一挑眉,如同演老派戏剧,“有,谁敢碰!”  温玉想叫他出门左转,先去照照镜子,看看自己是怎样一副春情盎然的蠢样子。  “知道最犀利,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。陆生不是说最中意?难道不肯多等一晚?”  陆显皱着眉,大约是思考,或者继续放空。“滑头,一时一个样,不能信。”  温玉循循善诱,“不信?不信会献身,还是不信…………”她抬起头,轻轻亲吻他紧锁的眉心,犹似春风拂过的温柔,“不信也喜欢陆生?”  酒醉的是单细胞动物,陆显的心情为这一句话瞬间转好,硕大头颅她胸前磨蹭,男喝醉酒,智商直降入负值。“从没有主动亲过。”嗯,陆生今夜三岁半。  温玉柔声说:“回窗口就主动亲。”  陆显想一想,似乎认为交易合算,于是忽略身下快要顶破牛仔裤的大口径枪炮,窗边站得直直等她来履行诺言。  可怕的是他执着地等,不肯弯腰屈就,给她多出一道难题。  温玉只好搬个凳子,令自己高过这个参天大树一般的男。微微侧脸,低头,印上他散发着酒气的嘴唇。  菱形,略薄,时而坏笑,时而紧抿的唇。  他似乎睡着,一动不动,她乐得轻松,即刻离开。  轻而无痕的一个吻,明早醒来谁还会记得,温玉这个小矮子站圆凳上吻过陆显这位巨。  嘘——月亮看见。  “走不走?”温玉搬过他的头,面向外。  陆显似突然清醒,伸手勾住她后腰,将她从滑稽可笑的凳子上挪开,抱紧臂弯上。告知她,“这不叫作吻。”  一只手托住她挺翘的臀,一只手压制她企图逃脱的后脑,她的唇便要乖乖送上,任他攫取、品评。  烟草的苦,烈酒的香,杀搏命的血腥都他霸道侵入的舌尖上,他迷醉、疯狂,如台风过境,翻天覆地,扫过她口中每一处甜蜜,尝过她舌尖每一句细碎低吟。  一个吻如天长地久,无尽无期。  他笑着说:“这才是‘吻’,不过只可以跟做,面前脱衣,面前喝醉,只对敞开腿发骚。”  温玉满脸通红,只觉得他真真假假没有一句话可信。不由怒从心生,一拳砸他肩上,无奈没有半点效果,只得催促,低喝,“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