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夜访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。  秦四爷的木桶里,黄加吉翻身摆尾,要一跃升天;黑鲷鱼渐渐没气息,绝望等死;宝石石斑凶巴巴恶狠狠,张大嘴喊救命;还有一条斑点九棘鲈不服输,不认命,扑腾尾鳍卷起一池污水,可惜都做白用工,孙悟空再犀利,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,却翻不出如来佛手掌。  秦子山一旁等等等,等得砸电视扔桌椅,等不到秦四爷多说一句话。秦四爷修成了佛,天天同他讲佛语,字字珠玑,句句废话。  他的蓝条纹骚包西装隔夜未熨烫,皱巴巴似一张哭丧的脸,突兀礁石上,吹着腥甜海风同秦四爷喊话,“阿爸——再不出手,整个龙兴都改姓!说他没野心,结果全港都知道他是龙兴第一!说要收山养老,他立刻同田七大猛勾三搭四计划争话事。阿爸要有一天甩手不做,他一定第一个干掉。阿爸,真要等到死,秦家绝后,才肯出山?”  鱼竿微动,又一条蠢货咬钩,秦四爷提竿收竿,迅捷利落,分毫找不出年迈痕迹。他是老骥伏枥,心智未改。哪轮得到秦子山——未经风雨,纸上谈兵的后背指指点点?  秦子山有好命,投生老妻肚子里,不然早被砍死街头。  秦四爷收竿起身,鱼吃过饵,又沉底,趁他们父子谈话时摆尾溜走。  “用呢,一半恩,一半威。要他怕,又要他敬,不能深交,更不能斗恶。不要以为出身好就一定压得住阿爸,还不是街头卖字画发家。那时候多穷,卖鱼丸的大妈都看不起,抢铺位抢得打破头,叫差佬,差佬还要给开门利是。”  秦子山听得头痛,越老越爱谈论过去,现是什么时代?卖字花的大利公司十年前倒闭,谁还愿意听他旧得发黄的奋斗故事。  秦四爷提一桶扑扑腾腾海鱼,花白头发威严仍,“争不过他,不会息事宁?不懂忍字怎么写?凡事只会强出头,争一时之气,要做话事,龙兴才会鱼变饵,迟早被吞。”  但是秦子山二十几岁血气方刚年纪,被捧了一辈子,秦四爷这几句话敲敲打打只会让他更冲动。最后一丁点智商也退减,他信奉暴力金钱,混社团哪需要脑?都是一群没念过书的下层士,四肢发达头脑简单,蚂蚁一样好对付。  温玉这边,尤美贤的消失众喜闻乐见,只有大太饭桌上不咸不淡问一句,“三太去了哪里?这么多天不回,会不会被台风卷走?温妍,去报警,免得家讲失职。”  温妍应声,下意识去看慢条斯理夹菜吃饭的小妹温玉。  联想一周前两姊妹低声对话,温玉冷静得可怕的声音,突然间对小自己三岁的七妹生出难以阐明的敬佩之情。她十六岁时做什么?整日做梦,梦王子梦公主,粉红泡沫满屋。从未想过要跟谁斗,跟谁抢,要给未来留足余地。  尤美贤说的不错,温玉生来不同,是…………没有感情的怪物。  温妍的想法,温玉无从得知。  她缴足学费,每一天睡前预备好校服、书本,每一日清晨七点三十分准时起床,吃过早餐,等小巴市内闲逛够,慢悠悠经过忠烈祠狭窄入口。  尤美贤与不,好与不好,于温玉而言没差别,她不需要父母不需要兄弟,她一来一去,她是最本埠刚毅女豪侠。  她床前向星星月亮祷告——温玉,不需要任何,任何爱。  校园生活令忘却烦恼,新来的中老师清癯俊秀,用袁珊妮的话说,这才是真正“中国”,有风骨有气派,不似时下男子,大都努力向洋派靠拢,开口英闭口英,不三不四不伦不类,哪里像博达老师,是当世李白,再世潘安,哎呀呀,连名字都好迷,博达博达,比家豪、振邦好听千万倍。  袁珊妮日日对着中老师发花痴,一只笔记本上全是前一页绞尽脑汁罗列出的学术问题,又是《红楼梦》又是《牡丹亭》,谈话都是阳春白雪,高端高雅。  且她另结新欢,放
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