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第219章 她结婚了!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闫美玲一下子笑了,而这也引起了周围人的视线,美女么,不管在哪都会是焦点,尤其我的那句我想干你,瞬间引起了周围的议论。

    “还是这么冲动。”

    我靠在椅子上,转头挑衅的看了眼周围的人,继续说:“你是所有认识我的人当中,唯一说我冲动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看错了你?”闫美玲似笑非笑的说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“不是你看错,是我只有在见到你的时候才会冲动。”

    接着我站起身,站在了闫美玲身旁,拿出一百元放在桌子上“服务员,买单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喝完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喝了,我请你喝别的去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?喝什么?”闫美玲侧过头看我。

    盯着她完美的身材,脑海里浮现出了过往的种种,不可否认的是我现在有虫上脑了,拉着她的手臂,起身说:“喝豆浆,去开房!”

    闫美玲没有拒绝我,在她被我拉出去的时候,周围传出了激烈的讨论声,什么没天理,又好白菜被猪拱了,眼睛瞎啊什么的。

    为此我倒是很欣然接受,闫美玲被我拽着出了到了咖啡厅的一楼,我问服务生“有后门么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闫美玲奇怪的问:“走后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前面有狗,绕行。”

    拉着她出了后门,拦了辆车,直接告诉师傅去最近的酒店,司机倒是很理解我这种小年轻的,笑笑还带我们去了比较经济实惠的快捷酒店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我一点没控制的把闫美玲抱起,他那纤细柔软的腰肢让我冲动到不能自已,丢在宽敞的大床上,她很配合我,激烈的热吻下,我解开了她的衣衫,随后由上到下一脱,连带着黑丝,连衣裙一体被我拽下来。

    整个人压上去的同时,我知道自己很粗暴,闫美玲闭着眼,双手环绕到我的背部,她用力时指甲抠的我很疼。

    可当我缓缓的向下亲吻时,在他那白嫩山峰上发现了一点殷紫,感觉脑子犹如炸雷一般闪过“草莓!竟然会有草莓!”

    闫美玲双手扶正了我的脸颊,一双魅惑的大眼与我对视,她说:“你很在意?”

    喉咙里仿佛被什么东西卡主了,心口的位置很压抑,有那么一丝酸楚的感觉,只有见到她时我才变成了本该应有的少年样子。

    一瞬间,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小孩子看到心爱的玩具,却发现到头来不属于自己!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我声音沙哑,闫美玲却在这时将头一歪,没有看我。

    将脸凑过去,一字一顿的说:“你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,我解开了那黑色的罩,手掌狠狠握住时,口中也在不停重复着“你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闫美玲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只在鼻腔中发出最基本的音节,由“啊哦嗯”组合的优美曲调,让我更加深刻的意识自己胸中的热火已经快要把我烧掉。

    不管她是不是六叔,还是青帮的人,在我眼里她就是我的女人,爱几吧谁谁!

    雄性的生物总喜欢以独特的方法来宣布自己的主权,男人也是一样,就像是和你爱的女人做时,会在没有措施的激情过后,心里产生的是一种满足感,但要是和玩玩的女人做话,搁谁身上,谁紧张。

    平躺在大床上,看着狼藉的四周和已经浸透了的床单,我随手点燃一支烟,深深的吸了口说:“谁弄的?”

    “我老公。”

    我彻底傻了,脑海里不断重复着“她结婚了?竟然结婚了!”

    原本脑海中的炸雷变成了闪电,狠狠的劈在了我的心口,那种窒息感险些没让我昏过去。

    烟灰落在我唇边,确实很烫,闫美玲拿走了香烟,她吞云吐雾的说:“上周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和谁?”

    “司徒建安。”

    姓司徒的,我就知道一个人,那就是司徒火,仰着头看向天花板说:“和司徒火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他父亲,青帮帮主。”

    忽然我侧过身,双
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