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第33章 我叫田琼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大裤衩的出现让周围瞬间成了一片死寂,我看到桂嬷嬷的脸几乎已经变成了酱紫色,她歪着头不去理大裤衩,可这并不代表大裤衩不会去理她。

    一片错愕中,大裤衩一个健步跑到桂嬷嬷的身前,趴在地上就抱住了桂嬷嬷的大腿,喊:“翠翠姐,你快救救我啊,他们要把我丢海里喂鱼,我怕死了以后就见不到翠翠姐了。”

    红裤衩摘下了面具是一位二十五六的小伙子,五官端正,薄薄的嘴唇,有着一副桃花眼,他的表情很夸张,闹的桂嬷嬷的表情非常不自然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门外又冲进来了一伙保安,这些人先是和马宏文打了声招呼,紧接着直奔向红裤衩。

    “翠翠姐救我救救我!”大裤衩说什么也不撒手。

    桂嬷嬷恼羞之下用脚踹他,好不容易挣脱了男子的双手时,两名保安随后快速向前将男子摁住,就见红裤衩像是疯了一样快速挣扎着。

    “翠翠姐你怎么装不认识我了!是我啊,我是小郎啊。”红裤衩的语气已经带有着哭腔,在这大海里就把他丢下去,谁也没辙。

    看样子他应该是替我背了黑锅,要是对方真的因为我被喂了鱼,我会非常的自责,就当我琢磨着怎么想办法把他搞定的时候,就见大裤衩继续爆料。

    “翠翠姐,你真的好狠心啊,你忘了在女厕所的时候了么!我那标配的紧身裤让你撕坏了,迫不得已才换了红裤衩,特么的!我穿红裤衩难道犯法么?为什么他们要因为我穿了红色就把我丢海里?又不是我一个人穿红色的。”

    红裤衩语气极其悲愤,可能他自己怎么也想不到一切的缘由只是因为一次撞衫,这时我又注意到了门口位置的女师爷,她似笑非笑的盯着我,看样子对方已经猜到了那个捣乱的人是我。

    “他胡说八道,我不认识他!”桂嬷嬷老脸一板。

    在两名保安拖拽的过程中,红裤衩一边哀嚎一边喊:“你个遭老娘们好狠心,用得上人家叫我小郎朗,现在害臊了?**时候怎么不害臊,玛德,你个老傻比!”

    “把他给我丢海里!”桂嬷嬷气的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一个人穿红裤衩,干什么丢我下海!”他继续挣扎着。

    此时齐家义的脸早就已经阴霾一片了,看得出他虽是都在崩溃的边缘,像这所游艇当中,有我这种带着姑娘的,自然也就有带着牛郎的,豪华的派对必定会包含着多种的丑陋。

    船东那边又不是马宏文一个老板,别人偷偷的巴结了桂嬷嬷也是很正常的,何况在这里谁都不认识谁,但桂嬷嬷上来找齐家义的麻烦就有了那么一丝不理智了。

    或许真像红姐所说,年轻的时候无法满足,到了这个年纪更年期一上来,简直和精神病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红裤衩抓着门框说什么也不放手,双方撕扯的过程中,就听见齐家义在一旁说:“你们放手!”

    保安没有理会,可紧接着齐家义又看向马宏文重复了一遍,马宏文赶忙喝止了两名保安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说清楚,你是做什么的?和她什么关系?”齐家义指着红裤衩声音有些高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不认识!”桂嬷嬷开口刚要狡辩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他就像一头发怒了的狮子。

    红裤衩赶忙跑到齐家义身前,一把鼻涕一把泪,演技非常逼真的说:“老板啊,我家穷,从小出来讨生活,可工地我也干不了,好在长得帅,就做了牛郎这行,可我真的是第一次做,那个老娘们主动找的我,说我要给她伺候好了,就给我安排一个好工作,还要包养我。”

    “老齐你别听他瞎说。”桂嬷嬷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齐家义压根儿都不理他,我们围在中间听着红裤衩的曾曾爆料,这个桂嬷嬷还别说,确实挺变态的。

    听完了红裤衩的叙述,齐家义眼神阴霾,平静的回了句,“好了,我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丢海里。”马宏文
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