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第16章 熟人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为什么不告诉我,那是我爹,我有权利知道!

    和大芳理论着,可对方居然直接的无视我,实在没办法只好跟着他一同出了网吧,叫上二芳和小三子我们几个再次上了帕萨特。

    车子行驶的过程中,我想的是晚上郝瘸子的事儿,琢磨着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们几个,郝瘸子不比王雨,那是地地道道的社会人。

    那个神秘的三爷说给我次机会,而我自己也想把握住,毕竟谁也不愿意整日被人打的像条狗,做一个连那些小姐都拒接电话,背地里瞧不起的人。

    我爸在世的时候我还没感觉有什么不一样,这回他一死,以前经常长在我家干活的姑娘都没了影。可我怎么也感觉不出我爹到底有什么不同寻常,为什么隐隐之中好像大家都在瞒着我什么。

    包括大芳也是,他对王雨说“我父亲的事儿”,那句话我琢磨了很久,我父亲到底有什么事儿?平白给我多出个妹妹不说,难道还有弟弟?

    晃晃脑袋让自己不要多想了,现在人已经死了,我要是再不赚钱,下个月可就真得啃土了。

    大芳带着我们去了烧烤店,这个时候才下午,店里没什么人,吃饭的时候我问大芳:“你今年多大,听大海说你教养了一年?”

    大海一边撸着串一边说自己前几天和一个发小聚会,也是听说的,他说大芳要比我们大两岁,二芳才是和我们同岁。

    我惊讶的看着二人,他们两兄弟正在拿着纸巾一边擦钎子头一边细嚼慢咽的吃着烧烤,和刚刚生猛形象绝对的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大芳和二芳两个人又恢复了伪娘样,小三子还是很低调的坐在角落的位置看着我们,至于大海正在那儿生猛的造着。

    由于怕晚上有事,我也就没怎么喝酒,可大海几杯酒下肚就多了,他挎着我的肩膀,说:“次奥,小飞,我是你兄弟不!”

    我说是兄弟,大海搂着我,看着其他三人,说:“你们说,我大海是兄弟不!”

    “必须是。”小三子冷不丁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而这时大海却显得情绪很激动,他拿着面前的扎啤一口干了下去,自顾自的说:“玛德,我从小就挨欺负,初中挨黄文波那帮混蛋欺负,上了高中时候又挨欺负,后来都是高飞替我出头,我真特么完蛋,白涨了那么大个子,前几天居然还被人家用刀给吓昏了。”

    我让大海别说了,性格这个东西很难改变,害怕了就是害怕了,没什么好丢人的,可大海却坚持要说:“后来我醒了,但知道高飞被人家打的时候,我怂了,一直装昏到他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安慰大海这都不算事儿,谁一辈子没做过点丢人的事儿,何况我现在不是没什么事儿么。

    大海一直摇头不听我说话,我们几个都加入劝他的阵营中,可大海好像受了挺大的刺激,他端着酒杯,站起身,对我们四人说:“你们几个是刘大海的兄弟,这杯酒我干了。”

    大海一仰头的干了下去,我看看酒杯有些踌躇,人家大夫告诉我不让喝酒,可这阵势不喝又不行。

    大芳拉着二芳站起来,他们两个拿着酒杯,大芳起头说:“必须是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。”小三子也摇摇晃晃的起身。

    扫视了四人,他们几个算是我在高中时候的死党,由于家庭的环境,我几乎都是晚上不睡早上不起,父母对我的放羊式教育,让我对学习毫无兴趣,方家两兄弟是学霸,没少借我抄作业,大海和我几乎天天绑在一起,至于小三子,他的性格很弱,每天都会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就这样,几场打架,让大家算是有了接触,我做洗头房,见的就是人与人之间赤裸的交易,真正的兄弟情义对我来说很空白,在我的世界里,只懂得别人对我好,我自会百倍的还给对方,这也是我所理解的义。

    小三子忽然开口说:“要不,我们结拜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大海率先响应。

    我注意大芳和二芳相视一眼,他们两个没有像大海那么的极其,开始我还以为可能他们不愿意呢,可紧接着大芳说:“去关帝庙。”

    算了账,开车直奔到关帝庙,路上我开始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不舒服了,发誓自己以后真特么不能喝酒了。

    大芳好像很熟练似的,他带着我们先去了扎纸活的地方买的香和铜钱纸,到了关帝庙后,我们五人直接走进了二爷雕像前。

    互相问了下年纪,大芳最大,其次是我,然后是二芳,大海,小三子。

    大芳将铜钱纸给我每人发了一份,我在一
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