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第9章 雯姐的真相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根本不用考虑,这个当然是要接的,以前不只是祥叔,还有一些老板的司机什么的来我们家店里联系过,那个时候我爸在这儿盯着场子,什么事儿都是水到渠成,现在他死了,非但没给我留下什么钱,就连金字招牌也开始有人来砸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几天准备时间?有什么特殊要求么?”

    这个也是以前听我爸经常会问的一句话,祥叔说,还有十天,下个月的1号就要开始,而且在28号的时候人员必须到位了,这次要求不多,只要够漂亮就行,而且是清场(没有瘾君子),绝对信得过。

    祥叔指着凌乱的屋子,又指了指后面,问我要不要帮忙,以祥叔的神秘,他帮忙的话,肯定会方便很多,不过这点事儿我还是想自己解决。

    这点事儿要解决不了,以后还怎么罩场子,何况这年头谁规定必须得是黑社会可以罩场子的?

    他在说了句别让他失望后就转身离开,剩下我和慕雪雪的时候,我问先是问她去不去,慕雪雪点头答应,她说了只要赚钱,干什么都行。

    我让慕雪雪先离开,明天晚上七点过来上班就可以,她刚走出大门时,我脑子一段路问了句“你是处女么。”

    对方沉默了半晌,忽然对我笑笑,说当然不是。

    在她走了以后我连着给了自己两个嘴巴子,自己真特么煞笔,还是太年轻,看人家漂亮就怜香惜玉了?作为一个合格的洗头房老板,绝对不能有劝良为娼与劝娼从良的想法。

    也许你可能会想,你年纪轻轻的干点什么不好,为什么鼓捣这个,活该傻逼郁闷,其实我想说的是,从小就处在这种生活环境下长大的,思维已经形成了定式,不干这个,我干什么?学习么?别闹了。

    回到里面的房间,我抄起角落的啤酒瓶,砸碎后抓着瓶子就了一些情况,那边说:“小飞啊,你知道我现在成家了,不怎么和以前的人联系了,你以后没什么事儿少给我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我继续开口,那边就挂了电话,我再拨过去的时候提示就是关机,玛德,典型的当了表子还立牌坊,小时候在我印象当中就属红姐最能干。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高莉娅早就已经不知道上哪去了,我走路去了离我家不远的惠通网苑,进了门我和吧台的人说找雨哥,网管把我带到了包房。

    雨哥是我爸的一个朋友,算的上跟我爹混过饭吃,我对他还有点印象,坐在雨哥旁边,他眼皮都没抬的继续玩游戏。

    我打了声招呼,对方依然不理我,看他cf杀的火热,我也就没吱声,这么一坐就是半个小时,等的我确实有点闹心了,随即就用手碰了他一下,说:“喂,雨哥,打完了一局又一局,说句话呗。”

    雨哥拿起桌子上的一支烟点燃后,转过头看着我,和他对视的时候忽然他随手就打了我一个嘴巴。

    我完全懵了,为什么打我?他不是我爸的朋友么?

    “滚,你个煞笔,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我捂着脸不说话,他比我强壮很多,而且我相信包房外也有很多他的朋友,我咬着牙心里的那团火一直都在压抑着。

    自从我爹死后,胖子过来砸场子,小姐们全部离开,渐渐自己感受到了世态炎凉的残酷,我现在已经无依无靠了,若是不变强,那么谁都可能过来随便捏我一下。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我在心里发誓从今天开始,我不允许有人打我,不管他是谁!

    尽量装作面无表情的样子,问雨哥到底怎么了,可他却依然不依不饶的用手指点着我的头,嘴里还一直不干不净的骂着一些刺耳的话。

    是为了尊严干?还是避退他的强势?我那便宜老爹死了以后,让我发现整个世界都仿佛变了一样,从前的大哥变成了大哥,从前我变成了人人厌恶的土老鼠。

    我缓缓的站起身,说:“雨哥,我在13岁的时候就见到你在我们家吃喝。”他刚想站起的时候,我摁住了他的肩膀,继续说:“不知道为什么我爸死了以后,没想到你会打我,但怎么说我以前一直当你是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谁特么是你哥。”

    雨哥刚开口的时候,我猛的抄起了桌子上的烟灰缸对着他的额头用尽全力的一砸,他措不及防被我打倒,抓住机会我骑在他的身上连续挥舞着手里的烟灰缸。

    “你马勒戈壁的!我问你啥你说啥!告诉我,那两个带走雯姐的人是谁?他们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雨哥也被我打懵了,看他不说话,我抡起了手里的烟灰缸又要砸,这时雨哥连忙说:“是小龙和张亮两个人带走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雯姐现在怎么样了,被那两个人带到哪去了,雨哥支支吾吾的好一会儿,在我的威胁下,雨哥说:“被卖了,我听小龙说的,雯雯赌博偷了你爸一笔不小的钱,后来被你爸发现了,这才打的半死,好像卖到了云南。”

    雨哥的话让我心里升起了一丝失落感,为什么会这样?自己还是天天真了,竟然会以为雯姐喜欢我,真特么可笑。

    放开了雨哥后,我刚想离开,手机响了,一看电话居然大海打来的。

本章节第(1/1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