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第7章 老店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话音落下,我与她擦肩走过,可这时高莉娅却蹲在地上哭了,我回头看着她,无奈的说自己都没哭,你哭啥。

    可是高莉娅确实哭的很伤心,给我的感觉她表现的就像是某种解脱一样。我叹了口气,将她在地上拽起,不管怎么样,我们两个之间的矛盾,在知道高耀祖杀了我妈以后,算是完全结束了。

    带着她回到家,抱着那张小时候的相片整整看到了天亮,清醒过来给老师打了电话请了几天假,而高莉娅却出乎我意料的选择了继续上学。

    连着三天我一直处理家里的事儿,晚上回家后,我和高莉娅两个人谁也不和谁交流,她上学,放学,写作业,而且出奇的她晚上居然不出门了,这种大的转变让我很奇怪。

    第四天法院开庭时候也是我去的,我爸全招供了,事情起因是情杀,让我很心痛的是我妈确实找了个老外要去国外。后来被我爸抓到了现行,两个人都杀了。

    最后我爸被判了死刑,枪决那天也是我去收的尸,家里的存折还有点钱,给我爸和我妈买了块儿墓地,我不由分说的把两个人给合葬了,其实要按照算命先生的说法,他俩合葬必定闹得后世不宁,我不信邪,就给和到一起。

    出殡那天其实也挺壮观,我爸的朋友挺多,除了一些社会小流氓以外,大多数都是小姐,还有很多三四十岁开着豪车来的贵妇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个我记得叫祥叔的人上来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小飞啊,你节哀,你爸这次走了,你们家的那间店就靠你了,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给祥叔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祥叔的话让我想起来,我爹可是有产业,高记发廊,我市九大胡同的金字招牌,而且在我收钱的那段时间里,多少也能感觉出,我们家的洗头房不只是带带小姐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就是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收钱,一进门就听见雯姐说什么来新人了,但直到我走也没有看到那个新人到底长得什么样,由此我推断应该与电视上演的逼良为娼很像。

    一直到宾客散去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,就是我居然一毛钱的礼金都没收到!

    无奈的笑笑,现在这人呐,连拉皮条的都变得势利了,不过想到那帮姐姐们赚钱也不容易,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了家,一进门就看到变成乖乖女的高莉娅在客厅写作业。高耀祖死了她一直没露面,我问过她,她说了自己不想承认这个父亲,而且不走的原因也很简单,就她确实没地方去。

    我指着厨房,无奈的说:“好歹我是这个家的第一继承人,你在这儿住,是不是应该做做饭?”

    高莉娅将手里的放下,双手拄着下巴,一双狐狸眼盯的我有些发毛,她对我挑挑眉毛,说:“之前说的话依然奏效,我可以用别的来抵消劳动。”

    我被她彻底搞无语,这特么到底是不是我妹妹?或许真该带她去做个亲子鉴定啥的,真要是我妹妹,我非得好好揍她一顿,要是不是我妹妹,那就爱上哪浪上哪浪去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自己亲自下厨,简单的炒了个菜,吃饭时,高莉娅一边吃一边说:“不要以为这样我会感谢你,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是真不爱搭理她,骂她是不是有病,怎么思想比我这个皮条客还要极端,到底男人把她怎么了,微信约泡摇一摇,你不摇,别人怎么约你?到头来还口口声声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让她好好学习,我换了身衣服就出了门,现在估计老师都要把我遗忘了,但是无所谓,我是赶上了好政策,现在明文规定不允许开除学生,我就是不上课,学校最多也不
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