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第6章 讽刺的真相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她到底被田骡子上了没有,可看她平时那个劲儿就算是被上了估计也没什么大不了了,我这句骂自己傻逼,还真就是发自肺腑的。

    出血有点多,感觉头昏昏的,本想缓一会儿起来找个诊所包扎一下,可高莉娅却扯着脖子对我喊:“我不要你假惺惺的,我是死是活,被谁上了和你有什么关系!你干嘛来救我!”

    我被她气得有点哆嗦,要不是自己脑袋疼,这个时候真得站起来抽她一个大嘴巴,自己平白挨了一砖头不说,又被她骂了一顿,好在我调节能力好,自己索性就将双眼闭上。

    在她消停了没多久,我感觉到了鼻息嗅到了一股子热气,等我睁开眼有些懵了,高莉娅居然弯着腰,面部与我几乎齐平,她的眼神很空洞,看起来就像是没有灵魂一样,此时脑海里闪现了出来一个词语可以完整的形容她,那就是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个恬不知耻的浪货,我可以与任何做,你有兴趣么?”

    我现在头昏的厉害,做她马勒个球啊,只要给我打120我就感谢她八辈儿祖宗了,我推她,可她却表现的要强暴是我似的。

    撕扯的过程中,我骂她,可是越骂她却仿佛越开心似的,还叫嚣着要报复高耀祖,我拼尽了全身力气给了她一个嘴巴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冷静一点,报复高耀祖,关我什么事儿!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嘴角流血的高莉娅,我开始那种厌恶感好像轻了很多,这可能也是我之前所说的那样,或许我真的是个善良的人。

    把她推开后,我自己扶着水泥管子站了起来,她不送我去医院,我自己去送,步履蹒跚的刚向前走了几步,就感觉头重脚轻,摇摇晃晃的眼看就要摔倒。忽然,高莉娅一把搀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说完我就后悔,自己不是脑子短路么,怎么会谢她。

    高莉娅却说了和田骡子一样的话,都怕我死这儿赖上他们,其实不至于,谁的年少不开瓢,谁的少年不挨开?打打架,挨个砖头,封个针,都算不上啥事儿,只要不打后脑勺,一般都死不了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出了东郊公园后,打车也没人拉,就这么又走了20多分钟,我捂着脑袋上了公交车才回到了市里,直接去了医院挂了号,处理完了以后,大夫说我命大,这砖头要再偏一寸,我可能就瘫痪了。

    想着这一砖头我确实咽不下去这口气,要不是我准备离家出走,这个仇那是必须要报的,现在不报,主要也是怕田骡子在我走了以后找大海和小三子他们的事儿。

    出了医院已经半夜了,高莉娅这一次居然出奇的没和我对掐,而且好像对我也不是那么的有敌意了,简单打了声招呼,我就随便找了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,高飞!”

    高莉娅居然喊了我,我问她干什么,没想到高莉娅却问我怎么不回家?

    我瞪大眼睛问她没开玩笑吧?回家?就高耀祖那恨不得吃了我的样子,这么回去不被他弄死才怪,我是脾气不好,但可不虎,我那老爹拳击手的身材,打架也是一等一的好手,要不然就他那金字老店也不会罩得住这么久。

    我连着拒绝,可高莉娅却说:“没事儿,今天他说有事儿晚上不会回来,你受伤那么重,回去休息休息,也好拿点衣服再走。”

    她着态度大转变让我有些懵逼了,天亮时候还要死要活呢,晚上就像换了一个人,难道说我折回去救她还改善了我们之间的关系?

    我自己不由的晃了下脑袋,不可能的,她是浪货么,怎么会在乎这个事儿,或许我救她搞不好耽误了他的好事儿呢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刚刚和他们对掐,早就成了血葫芦,回家换身衣服在出来也确实是个好办法,而且在我那屋的床底下还有我在洗头房密下的零花钱,眼看要独闯江湖了,这也算是一点盘缠。

    和高莉娅回家时,我一直都挺提防她,这个女人太古怪,不说别的,单凭那比湖南卫视偶像剧的里演员强百倍的演技,就足以证明她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到了家,见地面上还有着昨天晚上的血迹,我又对高莉娅严肃的重复了一遍,说:“再次警告你,我不想和你那个啥,你也别勾引我!”

    “你嫌我脏?”

    我说没错,不只是这个,万一是我妹妹呢?不说别的,就这个万一,我可不愿意赌,做人要有底线,这和洗头房见到的逼良为娼不同,那是别人的事儿,可这可是我的!

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