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返回第4章 无家可归首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屋子一下安静下来,我们三个彼此间忽然对视,见我爸气势汹汹的向我走来时,我连忙向后躲,边躲边说:“不是你想象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什么样!”

    这事儿根本就不怪我,稀里糊涂我怎么就成了不要脸的恶魔了,将目光投向了高莉娅,事情因她而起,还未等我与她对质的时候,忽然,我见高莉娅捂着脸哭了,她拿起了沙发上的短裙挡着自己的胸口,蹒跚跑到我爸身边,一把抱着大腿就开哭。

    “爸,高飞想要把我那样!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胡说!”

    可还未等我继续为自己辩解的时候,我爸的脚已经上来了,他一边打一边骂我是野种,家里茶几上的烟灰缸就这么直接的拍在我的脑袋上,我捂着头一言不发,现在多余的解释已经没有用了,他居然相信一个浪货的话,不管说什么,也敌不过高莉娅的哭。

    我爸打我打的非常狠,我蜷缩在角落就像一条狗一样舔着自己的伤口,我没有反抗,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,他是我父亲,难道不知道是什么人么?洗头房这么多年,我除了和雯姐那次,什么时候做过出格的事儿。

    高莉娅在一旁添油加醋的哭嚎,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眼泪居然可以流的那么的肆无忌惮,就在这时,我爸的一句话彻底把我激怒。

    “老子不知道替谁白养了这么多年,本来念在这么多年父子感情就想着事情过去了算了,可特么居然想侮辱我女儿!”

    我爸气的脸通红,而这也激怒了我,骂我可以,但是这么侮辱我妈不行!站起身,对着父亲大吼,但这也随之招来了他连续的几个耳光。

    我被打的再次坐在倒在地上,肉体上的疼痛已经无法和内心相比,我这么多年一直认为祥和的家庭,却背地里有着这么多的肮脏,看着满地的鲜血都仿佛是一种极强的讽刺。

    我扶着沙发再次站了起来,叫了他18年的爸爸,到头来却发现他不是我亲爹,无所谓了,仔细想想这么多年,好像活的确实可悲,试问天底下有哪一位父母肯让自己的儿子来这种地方帮工收钱?

    盯着父亲有些泛红的双眼,我指着厨房的位置,胸口犹如刀割般的对他说:“那里有刀,今天要么你砍死我,要么让我走,从今天开始,你是你,我是我!”

    看着旁边表现的就像林黛玉一样的高莉娅,我对她竖起个大拇指,她赢了,而我输得却不只是父亲的信任,更是那张薄如纸般亲情下的一声野种。

    这一次父亲确实没有再打我,他和高莉娅二人为我让开了路,走出了那个住了18年的家,我非常茫然的走在空荡的大街上,就这样一直走,一直走到走不动的时候,就坐在路边,看着那些醉醺醺的流浪汉,我发现自己居然与他们没什么分别,整个世界居然没有高飞可以栖身的地方。

    好在我比那些流浪汉强了一些,我有钱,找了间小旅馆,我一直躺到了下午退房的,这一整天的课我也没有上,想必老班会给我爸打电话,我其实也挺好奇他会以什么理由来搪塞老班,自己的手机从昨天一直到现在,除了10086的动感学堂的提示音外就像是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随便找了一间面馆吃了点东西,拿出手机我又打给了我妈,还是无法接通的状态,现在必须要找到我妈,情况不一样了,我得知道高耀祖到底是不是我亲爹,他们二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。

    想了想,打给了红姐,她早些年在我们家的洗头房下海,不过人家现在上岸了,换了身行头当上了白领,算得上励志类典范。

    最主要一点,她以前来过我们家,和我妈关系还算得上可以,通了后,我说自己是高飞,那边倒是挺热情,随即问了我妈的消息,红姐显得有点支支吾吾的。

    感觉有些不对劲,我就连续追问了几次,红姐说:“你妈,你妈和一个美国人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!美国人?”我当时就愣住了,在我的印象里,我们家也从来没有来过什么外国人啊,难道我妈还上facebook?而且很显然我不是什么混血儿,那这么看我爹还成了迷了?

    和家里的事儿简单对红姐说了一遍,又问了我是不是高耀祖亲生的。红姐长长的叹了口气,说:“小飞,你也长大了,我也不用瞒你,其实早些年,你妈是有名的交际花,后来跟你爸出来跑江湖,有了你以后,你妈也不确定你到底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

本章节第(1/2)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